臺北市更新處委託皓宇工程顧問有限公司,自去年的「萬華-大同老舊社區整體規劃」,透過在地團體訪談及在地工作坊之常設,累積居民之需求及對於未來之想法,今為更著重在以青年提案及公民論壇凝聚社區共識願景,並邀請國外專家學者Pro. Nick Wates來台,期望藉由國際觀點的視野高度,提供老舊社區新的刺激與創意,並與青年提案團隊進行交流與建議。

4月20日星期六早上為「跨部門交流會-更新處面對老舊社區的創新手法」,出席者除Pro. Nick Wates、林盛豐教授、戴伯芬老師之外,還有都更處、發展局、社會局、社造團體、青年提案團隊及URS團隊等共同討論,由康旻杰副教授主持,由團隊分享經驗,並針對大同區及萬華區工作坊操作之階段成果及未來方向進行討論。

Exif_JPEG_PICTURE
都市更新處都市企畫科楊少榆股長從大同萬華區的歷史沿革開始談起,而都發局與不同的公部門局處自1994年開始對此二大老舊社區注入大量的資金作為硬體的基盤建設,但成效均不彰;而都市更新處自2008年亦開始以都市更新的手段開始把重點關注在此區,希望在面對老舊社區的城市治理,是從大型建設開始轉到社區意識的凝聚,因此如何延續豐富的街道生活及人文特色,與關注生活的"人"是治理轉型的重點,也是目前在老舊社區中遇到最大的問題。

Exif_JPEG_PICTURE
台北社造中心執行長吳碧霜介紹了目前社造中心主要的工作內容/目標及工作事項,並舉例以社造中心為主所做的社區營造案例,如天母白屋協力再生等,以社造中心及社區規劃師為媒介,社區營造為手段,讓專業深入社區,使社區延續自主能量,重新凝聚意識,持續營造,共同努力成長。

Exif_JPEG_PICTURE
TEDxTaipei李玄俅先生表示,延續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 的精神,藉由TEDxTaipei來記錄華人智慧的軌跡,用新媒體(new media) 把這個知識庫建立起來;以說故事的方式把台灣獨特的創新向全世界散播開來。從2009年「台灣的故事」開始,陸續籌辦了2010年的「創意三部曲」、2011年的「未來十年的大希望」,也走入校園,辦了大大小小的講座、鼓勵學生們從學校開始分享好點子。歷年來累積了超過ㄧ百個演講,這說故事的力量漸漸累積出ㄧ個華人故事的影像資料庫,交織出這個時代的脈絡。

Exif_JPEG_PICTURE
經典顧問有限公司連振佑先生以"Place making" 及"Open Green"的案例來說明,從指認社區可以改善、促進環境品質提升的公共開放空間,以一系列的社區場所營造,融合社區,讓有趣的活動連結社區民眾,還有在地情節;以"社區鏈結社群"的方式,重新建立"地方";建立網絡鏈結、注入社區專業技能協力社區;以"place making"促進都市更新與再生。

Exif_JPEG_PICTURE
希嘉文化(@URS155)的負責人Jerry說明"Cooking together"的基本概念"sharing",希望以"在地、人、事、物"為食材,共同分享、創造城市未來的願景。同時提到了在經營URS155創作分享圈,有3大挑戰:1."Have fun“-如何讓這件事情是有趣的;2."Make money“-如何尋求經費上的支持;3."A clear vision“-如何打造清楚的願景。同時開放出來與大家共同討論。

Exif_JPEG_PICTURE
十禾設計蔡家豪表示"Future Lab"做為一個創造創意,分享城市想法的"平台,需要建立一個不斷對話的論壇機制,讓不同身分的人能夠沒有距離的表達,讓改變城市由人民自己開始發聲,重新建置一個台北新地圖。

Exif_JPEG_PICTURE
輔仁大學戴伯芬教授,身為萬華區的在地人,指出萬華區自2003年SARS發生及電影艋舺的後遺症是強化了艋舺區的汙名化,希望公部門重新看到在地居民的真正需求,對症下藥。目前萬華區最大的問題是高齡化人口與社會治安問題,如何建立一個高齡友善城市,並提供小孩、婦女、青少年、性別差異,一個沒有社區危險的空間;來重新建立萬華區常民生活、建立地方信心的公共空間議題。
(相關網頁:萬華健康城市)

Exif_JPEG_PICTURE
社會局代表亦希望透過以輔導社區發展協會、里長及社區發展協會,共同與都更處的總體營造推動委員會產生影響,共同建造社區。並希望公部門民政局、文化局等相關部會共同來執行。

Exif_JPEG_PICTURE

本次座談內容多著重於串聯網絡及建立平台機制;社區營造從鄉村到城市轉型的過程中,如何在都會發展的過程中平衡,如何小心使用當地的網絡及資源,重新凝聚社區共是使其細緻化,讓社區同人民一起發展是重要的課題著重點。Pro. Nick表示這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有創意,但也建議現有老舊社區的問題,是結構性問題,需要提供不同的戰略,減少masterplan,並在不斷發生的論壇會議中,融入在地的弱勢族群、社會型企業、甚至社會基金的執行單位共同討論,以達到完全溝通的目的。處長最後也提到,希望與人民一起改變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