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國際創意城市大師查爾斯‧蘭德利Charles Landry是以想像和創意推動城市改造的國際權威。面對過去以硬體功能導向的城市規劃方式,他主張以軟體為核心,透過創意的發想與創新的手段,引領公私立部門共同協商合作,吸引好的人才留在臺北,營造城市無窮的可能性與創造力。 經濟學人2012年底公告的城市競爭力報告台北市的競爭力評比整體排名37名亞洲排名第8優於上海,北京等大型中國城市。經濟學人評比中特別指出人才,就業市場與生活品質 (talent, jobs and quality of life) 的絕對重要性, 而這也是台北市政府推動創意城市的核心目標,協助各世代以創意加值與網絡合作的方式,提升產業成就與都市體驗。

蘭德利呼應經濟學人雜誌的分析,且透過臺北的實際輔導,提出台北市轉型為創意城市的潛力與價值。蘭德利密集造訪台北創意企業, 創意新鮮人及透過一系列跨領域、跨平台及跨公私立部門的討論,為轉型臺北為創意城市所需的基礎架構與行動。他曾以「創意臺北,勢在必行」一書,呼籲臺灣必須正視創意人才外流的現況,政府需要有積極的作為並營造創意的環境,重拾國家競爭力。而今年,他繼續為臺北撰寫「創意平台:臺北,邁向城市3.0」,再度重申政府和民間必須同心協力、攜手合作,為臺北的未來,擬定共同的願景和藍圖,並貫徹執行,讓城市中的創意能量不斷再生。

蘭德利在新書中說明,每經歷一次新的經濟財富創造方式,就會產生新的社會秩序和新型態的城市,這些變革都需要用新的學習方法和文化能力來面對不同層次的挑戰。1960-80年代是城市1.0 的高峰,重視硬體建設和都市工程,創造出來的城市可以滿足人們居住、交通的基本條件,但城市缺乏靈魂、沒有美感。90年代起開始發展城市2.0,都市設計相形重要,積極整合硬體和軟體,重視城市帶給人們的情緒感受和環境氛圍。而城市3.0需要掌握市民對城市發展的共同想像和智慧,重視城市全面的感官經驗,像是公共空間的美感和人文氣息、開放對待多元的文化和不同的聲音、可以自主學習、鼓勵創造、包容失敗,共同創造出「屬於我們的」城市。

拜智慧行動通訊之便,城市3.0中產生許多「第三空間」,這些空間既不是家、也不是辦公室,而是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就能行動辦公。這些富有創造力的地方可以是一個房間、一棟建築、一條街道,或是一個社區,它們可以座落在老倉庫、釀酒廠裡;或是利用廢棄的火車站、巴士站及紡織廠。這些承載記憶的地方能引起人們的共鳴,而且這些空間量體都非常大,能多元、靈活地使用。在快閃文化當道的世代裡,很多活動可能出現一夜就消失,許多事物不穩固也不長久,相形之下,這些大量體的廠房、可彈性使用的空間,讓城市變得更加有趣。

為了達到城市3.0,我們需要透過一個如交響樂團般的整體性機制,姑且稱這個機制為「創意平台(Creativity Platform)」。它是一個溝通的樞紐,其核心功能是創造網絡的效益,逐步帶領參與者提升他們的潛力、創造利潤。這是一個重要的基礎建設,可創造出各種可能性和新的契機。

蘭德利認為臺北市應立即設立「創意平台」,因為它將扮演領導者的角色,以匯聚臺北重要的創意能量,並協助臺北朝向3.0 的城市轉型。這個平台的目的是要在臺北建立一套全面且縝密的行動,展現出富有創意思維和具有想像力的解決方式,此一方式會帶來新的機會,並擴展嶄新局面。創意平台的目標是要鼓勵以開放的態度、使用創新的手法凝聚城市願景,重視夥伴關係來面對城市治理,並拓展臺北的基礎建設和吸引力。其任務是要掌握和開發臺北的各類人才,促進經濟機會並鼓勵創業,同時也凸顯臺北是一個多功能、富企圖心和想像力的亞洲樞紐。重要的是,臺北需要這個創意平台,來落實城市的願景。
(文/ 竹圍工作室 Bamboo Curtain Studi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