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Address
    URS27W 城市影像實驗室
    台北市延平北路二段27號
  • Other
    主辦 蔣渭水文化基金會
    義美聯合電子商務股份有限公司

臺灣人辦報的滄桑史

「臺灣民報」是1920年代,臺灣人言論唯一機關,當代社會運動家楊肇嘉稱蔣渭水是與「臺灣民報因緣最深的人」。
 
法國大革命時期<人權和公民權力宣言>,揭示「自由傳達思想與意見乃是人類最為寶貴的權力之一」,然而日本殖民統治下的臺灣,「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之害」,「臺灣新聞紙令」,規定出版品之申請須受臺灣總督之許可,蔣渭水曾指責「一切言論機關,也統統叫內地人獨攬包辦」。
 
臺人運用法域不同,在東京創設《臺灣民報》,從民報呱呱落地,蔣渭水始終呵護著,更揮灑春秋之筆,讓它成為時代的木鐸醒鐘。總督府的御用代言人《臺灣日日新報》,稱蔣渭水「很早就在報紙上從事筆戰。回顧一生,堪稱異議份子而受人矚目」。
 
臺灣人辦報的滄桑歷史,是一部反殖民運動歷史,記錄了蔣渭水捍衛新聞自由的身影。
 
2016_0250.jpg
 
 

血脈相傳《臺灣青年》、《臺灣》、《臺灣民報》

1920年,東京臺灣留學生組成「新民會」,成為近代臺灣民族運動的胚種,由蔡惠如出資,發行和文、漢文各半的政論性月刊《臺灣青年》,喊出「臺灣是臺灣人的臺灣」的主體性。
 
蔣渭水的妻舅石煥長是「臺灣青年雜誌社」的成員。11月,蔣渭水設立「文化公司」,進行戰後思想、文化的研究,透過石氏引進《臺灣青年》,秘密在學生間傳閱。
 
1921年10月,蔣渭水與總督府醫學專門學校學生發起創立啟蒙運動指導團體「臺灣文化協會」,敦請林獻堂任總理。1922年4月《臺灣青年》改名《臺灣》,並籌資成立「臺灣雜誌社」,臺灣支局設在大安醫院,與文化協會合署辦公。1923年2月,蔣渭水與同志在東京創設文化協會機關報純白話文的《臺灣民報》,該報仍由臺灣雜誌社發行,總批發處也設於大安醫院,蔣渭水是十一位取締役(董事)之一。
 
《臺灣青年》、《臺灣》以迄《臺灣民報》都以大安醫院為發聲的大本營,將渭水伴隨民報家族的成長。
 
2016_0251.jpg
1923年2月,蔣渭水、蔡培火、陳逢源 (左1、2、4) 擔任第三次臺灣議會設置請願委員赴京請願,與在東京的蔡式穀、林呈祿、黃呈聰、黃朝琴、蔡惠如 (左3、5、6、7、8) 發起創立純白話文的《臺灣民報》
 

民報的褓母

蔣渭水等因組織「臺灣議會期成同盟會」入獄,史稱「治警事件」,1923年2月蔣渭水假釋出獄,力主停刊《臺灣》雜誌,全力經營《臺灣民報》,當時民報的銷售量僅三千五百份。
 
蔣渭水認為:《臺灣民報》是臺灣人的靈魂,思想的先導,維新的工具,自覺覺人的利劑,大聲疾呼人人訂閱,盡臺灣人的一分子任務;蔣渭水也自請擔任民報褓母,要撫養民報長大,僅僅一年之久,民報由「旬刊」變成「周刊」,1925年初發行量躍升為一萬份,成為僅次於御用報紙《臺灣日日新報》、《臺南新聞》的第三大報。1926年1月民報發行變更為「株式會社臺灣民報社」,發行量達二萬份,以躍為臺灣全盤社會運動的指導機關型態。
 
總督府為掌握報紙流向,訂定有「取次人」(經銷人)的制度,規定「欲為取次人者亦要受許可,許可與否由總督認定」。1927年5月,蔣渭水擔任民報臺灣取次人扛起總經銷的重責大任。
 
2016_0252.jpg
治警事件出獄
 

編輯《臺灣民報》為新文學運動奠基

為即時反應臺灣的輿情,1924年,民報將編輯部,移給蔣渭水、王敏川,大安醫院成為民報同仁的宿舍。
 
在北京受到新文化運動洗禮的張我軍,投稿民報<致臺灣青年的一封信>,掀起臺灣新舊文學論戰。1925年,張我軍返鄉,寄宿大安醫院,為民報撰稿,並介紹五四新文學作品,如魯迅的<狂人日記>、<阿Q正傳>等,並引介胡適的「八不主義」以及發表<詩體的解放>一系列新文學的主張,將臺灣的小說與新詩帶入真正有創作價值的階段,賴和的<鬥熱鬧>、<一桿「稱仔」>......,張我軍<買彩券>、<白太太的哀史>......,相繼登上民報藝文版,與蔣渭水有忘年之交的楊雲萍,是當時最年輕的新文學作家,受渭水先生的鼓勵,陸續在民報發表<光臨>、<到異鄉>、<弟兄>、<黃昏的蔗園>等新文學作品。
 
臺灣新文學運動興起與蔣渭水能重用張我軍攸關,蔣氏本身也以白話文作為主要的書寫工具,發表大量文章,扮演了新文學初期奠基者的角色。
 
2016_0253.jpg
1925年8月6日「臺灣雜誌社」創立五周年,臺灣支局同仁在大安醫院前合影
 

設「讀報社」提升閱報率

蔣渭水稱「託一個識字的人來講讀」,即可成立的讀報社,文化協會的支部、民報的批發處也附設讀報社,蔣渭水任文化協會專務理事期間,在全島設立十二個讀報社。
 
讀報社不識字者有專人為其讀報,不敢訂報的人也可以來此閱報,它也是提供書報雜誌的圖書館,長短期的文化講座的場所,於破除愚民思想,啟發地方民智起有很大的作用。
 
文化協會分裂後,蔣渭水仍不改設讀報社的初衷,積極奔走,在臺北木工工友會、臺北勞動青年會後援下,蔣渭水另於太平町五丁目設立可容納千餘人的「臺北民眾講座」,並附設「臺北讀報社」,也在萬華民眾講座內附設讀報社。
 
普設讀報社智識營養不良症的療方之一,「讀報社」也是文化協會、民眾黨所屬團體的事務所,肩負地方組織的任務。
 
2016_0254.jpg
1927年5月16日,林麗明、蔡少庭邀請蔣渭水、鄭松筠 (左5、6) 參加北港讀報社發會式
 
社論主筆、專欄作家、監獄白話文學的開創者
 
「治警事件」蔣渭水在獄中勤於筆耕,藉仿作<快入來辭>、<送王君入獄序>等古文,諷刺殖民惡政,也以白話文撰寫<入獄日記>、<入獄感想>及<獄中隨筆>,發表於《臺灣民報》,堪稱為獄中白話報導文學之先驅。
 
在民風保守的年代,蔣渭水開風氣之先在民報開闢<婦女衛生>專欄,同時也主持<晨鐘暮鼓>專欄;在民報大量翻譯日本報刊時論,反映日本內地批判臺灣殖民統治的不公義。
 
蔣渭水也擔任「社說」主筆,以正義之筆,戳破殖民統治假象;以殷切之情,喚醒民族自覺;以清晰有力論述,闡述社會運動的主張與原理。臺灣人並不是願意默默無言的,是喉舌被壅塞了的,蔣渭水為「失聲」的臺灣人發出響亮的抗議。
 
 
2016_0249.jpg
 
 

日刊發行未竟之業徒留遺憾

民報受警政單位思想檢閱,摘除割取、倒鉛字塗銷,恣意拖延檢查時程,甚至禁止發行,1926年的民報新年特刊發行時,累積有四號民報在倉庫等待檢查,蔣渭水發表社論<豈有不許言論自由的善政嗎?>,疾呼爭取民報回臺發行:指出言論的自由和束縛,是善政與惡政的分歧點,不准許存立一個民眾的機關於島內是惡政中的第一惡政。政府如果欲真意施行善政,當自解放臺人的言論始。1926年7月16日,民報終獲許可在臺灣發行,蔣渭水是推波助瀾者之一。
 
1927年7月10日,民眾黨成立,初期本部與下奎府町的臺灣民報社合署,蔣渭水在民報陸續發表臺灣民眾黨的指導原理,民報成為民眾黨宣傳理念的機關報,1929年,民眾黨向石塚英藏總督提出<臺灣政治改革意見書>,指謫在臺灣為了延續總督專制統治,言論由御用報紙所專享,民之意向及感情無由察知,允許臺灣人出刊日刊新聞應屬當然,要求殖民政府允許發行日刊。
 
「渭水雖死,新聞自由不死」,1930年3月,<臺灣民報>改名<臺灣新民報>,1932年4月15日,正正式獲准發行日刊,此際,蔣渭水已逝世八個月。

2016_0255.jpg
 
(內文圖片出處:URS27W Film Range facebook)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