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十年,3650天,乍看起來不算太短(足夠發生許多事了),但仔細想想,其實也不能算太長(太陽底下無新事);因而要想像十年後的光景,可說既有點難,但又好像不會太難。
 
911事件、SARS風暴、王建民大聯盟初登板主投、港星張國榮墜樓猝逝……都是發生在十餘年前的舊事,但對很多人來說似仍歷歷在目,彷彿昨日。然而,你說時光靜止嗎,卻又有許多飛速之事,震撼寰宇:十年前,99.9%的台灣人不認識歐巴馬,不知道「衍生性金融商品」(以及後來的次貸金融危機);毫無意識到「看手機」將取代「講手機」成為人們日後使用手機的主要行為,當然,你也還不知道iPhone(或ISIS)是何方神聖,仍然相信Nokia和Motorola會延續上世紀它們的承諾,把手機做得更小更彩色、更省電、更便宜。
 
對於期望世界改變得快一些的人來說,世界顯然是慢得可以(譬如說:超過半世紀才能通過一個「不當黨產處置條例」) ;但對於害怕改變的人而言,眼前的地球,卻顯然已是面目全非了,譬如說Nokia和Motorola都已經從地球表面消失了,而最新的消息是才過二十歲生日沒多久的Yahoo!也將永遠地說再見了。
 
「樂觀的人」和「悲觀的人」都無可避免地成為「失望的人」那是因為人們習慣於將自己內心偏好的想像世界,投射在擘劃未來的行動抉擇(或賭注)中,作為關鍵又樞紐的時代場景,而無視於社會有其奧妙、冰冷、巨大的邏輯,人們普遍不知道,千萬個陌生人殊異的人生想像和他們各自決定的利益行動,組合起來,會是一個具有強大自主力量的實體,而這個社會巨人通常只有在它爆發出震撼性的、令人無比意外的結構胎動和時代裂痕後,我們才得以用後設的分析工具,揣摩出演變的絲毫脈絡與軌跡。
 
想像十年以後,台灣城鄉之中「家」的可能風貌,似乎也應該從這個提問開始:台灣這些年來最大的社會動盪是甚麼?在這個決裂點上,可以看到哪些遠超乎個人企業、政府意志力的結構扭力正大無畏地發揮著作用?
 
在我看來,近年來最具啟示性的轉捩點就是2014年的318太陽花學運,大學生們一夜之間佔據了蕭規曹隨、矯飾老化的立法院,短短幾週內發動了連反對黨都難以動員的社會力量,直接的政治結果是:當時的執政黨接連兩次大選慘敗,丟掉政權,而對接手的新政權或新政治領袖而言太陽花學運所揭櫫的某種年輕政治信念(公平與正義)隱隱然也形成芒刺在背的威脅感,永遠揮之不去。
 
從運動的名目看,318是一場政治運動,但從運動的過程、內在精神、後座力觀察,318不折不扣地是一場「網路年輕世代」奪權「製造業中老世代」的社會運動。318的現場,並不像是傳統反對運動街頭的模樣,由單調的時間表與主持人控制,群眾只是被動的跟隨者,恰恰相反,年輕世代主導的現場氣氛比較像是音樂祭與嘉年華會,由密密麻麻場次的學習活動、自由塗鴉、創作表演與隨機演講所組成,但這看似散漫的人群一一被要求組織動員時,又可效率地藉由網路工具調動人馬與軍警進行對抗。年輕的學生們有程式天才、有外語高手有機敏的動員組織人有畫圖者和故事人他們和比較青壯的就業網路世代(1985聯盟與沃草)合作,示範了執政黨駑鈍對手與其在各種能力上的巨大落差,這一場運動是「網路世代」破壞性創造力的火力展現。2014年的三月之後,他們實質地掌握了改變社會的發言權,從家庭到街頭、由學校到企業、自田野到政府,即便2016年6月的華航空服員罷工運動,也留有他們的影子
 
318運動不只是一場政治主張的對抗,網路世代於運動中彰顯的身體美學優勢(superiority)、意想不到的創造力對科技工具的熟稔與運用自如、對未知探測的豪邁企圖心……再再地證明著他們比上一代更有資格與能力勝任時代主人翁的角色他們是新品種的台灣人因而「越級打怪」就不是時間上的偶然,而是歷史上的必然了。
 
新崛起的歷史行動者,不僅引動社會變遷,他們也帶來新的生命政治,改寫日常生活世界的實踐和論述。從這個線索看,家(Home),房子(House)與住處(Place)的三者關係,正實質地與心理地出現了辯證的翻轉。
 
在「製造業世代」的人生視野中,「家」與「房子」具有無比重要的意義。「家」延續著東方文化的人倫體系,是親屬扶持關係網絡的節點,「成家」象徵著兩戶親屬網絡的交會,延續著彼此家戶長制的威權體系,「業大往往以「家大為前提。而家」所寓居於其中的「房子,則是具體的財富量表,它的市場行情價格,代表著家長的經濟資本能力,而房子的區段、外貌、大小風格,受到氏族宗親與所有人際關係的檢視和評比,隱喻著家長與家庭成員另一層的文化資本多寡。
 
「製造業世代」的標準成員,他的存在價值並非來自自我生活的過癮之感,而是集體對其貢獻所作出的評價。在流水式生產線或上下游供應鏈之中,個人存在的價值是由集體來認定,而集體則創造出各種讓個人相互競技的客觀指標,藉著每個人竭盡一輩子追求「出人頭地」人生的不間努力,來鞏固進而推升整體生產力......(文章未完,完整內容收錄於「HOME 2025:想家計畫」展覽專書)
 
 
2016_0591.jpg
 

HOME 2025:想家計畫

忠泰美術館開館首展《HOME 2025:想家計畫》將思考點回歸到人最基本的生活單位 -「家」,聚焦於住居議題上,透過時間與空間兩個向度的交叉設定,啟動思考十年後住居的研究計畫!
 
「想家」的過程,是「想像」(Imagining)更是「思考」(Thinking),我們從腳下的這塊土地出發─這座揉合豐富層次的歷史文化紋理之島嶼,是我們多元且具生命力的創意發想來源。今日臺灣在人口、社會政經結構劇烈改變中,獨居、混居、多元成家議題的浮現,以及獨立在家工作者、移動工作者等不同的空間需求,不斷擾動著「家」的定義。家不是被炒作的「商品」,家也不單純是一棟物件式的「房子」,家是歸屬與情感聚合之處,更是生命反思沉澱之所,唯有回到它的本質─「生活的必需/生活的場所」,我們才能感受到生活的品質、美學與幸福感。
 
自2015年5月起,忠泰美術館邀請阮慶岳、詹偉雄、謝宗哲三位專家組成策展團隊,媒合29組設計/建築專業者及20家中堅企業組成合作團隊,歷經長達近一年半的研究籌備,以創意構想結合研發產業,針對臺灣所面對的各種社會經濟環境議題,探索未來的居住型態,跨界激盪出前瞻的革新火花,共同為2025年的「家」勾勒出生活樣貌提案。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