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作者 施承毅
    英國萊斯特大學博物館學博士
一、人造與慣性
 
所有的人造設計領域,從城市、建築、產品、乃至平面設計,或多或少都強調對自然的觀察與再造。人類能合成的顏色早已全都蘊含在大自然中,而仿生設計引用生物體形態的奧妙到各類的設計,還有從搖籃到搖籃的倡議者,試著重新設計人造物的生命週期,使其元件、原料能重複利用,從而達成另一種「自然」的循環。這些,在在透露了人類對於自然的觀察、運用,甚至渴求親近。
 
我們處在被高度「設計」過的人造環境中。不論是博物館展覽、各種建築物,到看似自然、充滿綠意的公園,都是設計後的人為結果。我們每天,都在與我們創造的環境持續互動。走在城市中,我們以感官感知街道上的一切:店家提供的產品與服務,人造光或太陽光,乾淨的空氣或霧霾、各類聲響,天氣,感受倏地衝出的摩托車、孩子或貓狗,也感受著與其他人的互動、交談或冷漠。
 
每天,我們都有數千萬次的感官接觸,有時我們甚至需屏蔽過多的刺激,以獲得平靜。在城市生活日復一日地運轉中,我們漸漸養成了感覺上的「慣性」,對周遭習以為常。例如,總是上班擠公車、應對持續的工作壓力、或面對上司的小心翼翼,有可能使身體無意識地習慣性繃緊;或者,在資訊爆炸的情境裡,你是否頭腦常有悶悶或頭痛的感覺?就好似在博物館中,觀看與閱讀過多的訊息而感到疲累。我們的能量很容易就過度集中於頭腦,忘了與身體與心靈的平衡運作。
 
同時,我們在一個日趨數位化的時代:全球人們朝向都市集居,商品與勞務交換越來越密集,人們敲擊鍵盤,運用網際網路購物,資訊流推動著背後的物流。在每日生活的日常中,我們選擇、點擊、交易,然後收到商品。我們活在依賴視覺、由電子屏幕感知的互動方式,「實物」與身體的直接互動也越來越少了。
 
 
二、我是物、物是我
 
因此,愈來愈多人開始反思只重視覺或概念理性的觀點,重新探索人與真實世界的互動。在博物館展覽領域,有許多專業者在這以多媒體展示流行的時代裡,仍強調實物帶來的力量。例如,人類物質文化學者珊卓.道格利(Sandra Dudley)曾描述她於一美術館中,進入某展間時,被一座西漢銅馬雕塑所震撼,她形容那一刻的交匯使她屏息(breathless),被銅馬的質地、材料、顏色、尺寸、表面細節,激起了感官的、身體的、情緒的強烈感受。她認為,有別於大部份的展示,將展品說明文字置於展品臨近,該博物館刻意將說明文字放在一旁的手冊中,放棄立即灌輸與展品相關的理性知識,而藉由展示安排,創造觀眾與展品交會時,不被說明牌干擾的參觀經驗。也就是讓人有機會咀嚼自己的主觀經驗,而不急著被說明文字洗腦。
 
因此,她提出一種類似東方「物我合一」的觀點,不再只著重于「看似客觀」地了解一個物品的理性事實(比如製作年代、材料、歷史等),更強調物品的「物性」(大小、顏色、質感等等),以及,物性如何引發了人們的直觀「反應」,一同構成人接觸物品時的「感知經驗」。從這人與物相遇的經驗中,不只構成了人對物品的感知、了解,同時也是觀察者得以認識外界,反過來認識自己的「主體經驗」。人與物在相遇的那一刻,借由感官經驗,兩者緊聯在一起。
 
 
三、回到自身
 
主體經驗為什麼重要呢?西方的教育與心理學理論,常重視大腦為唯一的智慧中心(理性)。修行家葛吉夫(G.I. Gurdjieff)則提出頭腦、情緒(感性)、與本能中心三者的平衡,因而能真實地「記得自己」,得以完整。這也可說明人們為何喜愛到自然環境中,運動踏青、騎腳踏車(本能中心的活動),與心愛的人們或寵物同歡(情感中心的活動)。頭腦得以暫休,能量可往其他兩個中心平衡發展。當三個中心平衡發展,人,就完整了。
 
因此,能覺察自己的感知,回到身體與感性是重要的第一步。佛陀曾經提出一個很容易做,大家卻常遺忘的內觀技巧(Visapanna):覺察呼吸中的一呼一吸(不用改變現有頻率,只是將注意力放在自身的呼吸上)。很多人在修習後,感到身心能自然漸漸平靜下來,心房逐漸打開。感覺到可以慢慢地根植於自身的內在,從而能感受發生在自身的真相。這過程像是首先,能更全面地感知到身體的存在,哪裡鬆?哪裡緊?哪裡涼?哪裡熱?好似記起了自己原有卻遺忘的部位;漸漸地,能感受到各種情緒,例如喜悅、怒氣、哀怨、快樂,更深地覺察,可感受到一種屬於內在的寧靜。
 
此時,如果我們能繼續深入感知自身,便能更深刻地敞開。從開始感知自己的身體,到開始感知身邊的存在物,無論人造物或生物,感受身旁一草一木,體會微風、水、土、日、夜,甚至光與熱的質地(當然也會感受到人聲、狗叫或蚊蟲飛舞)。如果能繼續專注,覺察力漸漸擴展,能同時感知到周遭萬物與你自身,在並存的時空中,感受到物我合一的超越。
 
因此,若能創造出幫助人們「回到自身、記住自己」的人造環境,就太棒了!那不只是包含與計算綠帶(植批綠化)、藍帶(親水空間)空間比例的規劃而已,而是從人的感官著手,從設計者開始就提醒自己將注意力放在覺察自身上,創造出能幫助感官、讓內心更寧靜敏銳的空間—— 一個能幫助我們感知自身與周遭萬物本質的環境。
 
1a.jpg圖一2a.jpg
圖二位在英國北部的約克夏雕塑公園(Yorkshire Sculpture Park,圖一與二)就是一例,是一個兼具室內展覽與戶外廣闊公園的藝術場所。優美的綠意、流水、蟲鳴鳥叫,這自然環境中的生動鮮活一樣也不少;同時,除大型戶外雕塑外,在散步路徑中,又提示訪客去發現隱藏在路徑上的地景藝術或細膩雕塑品。在這充滿綠意、生機的環境中,夾雜了許多人為藝術品,例如(圖三與四,印度藝術家Hemali Bhuta, Speed Breakers)樹根狀雕塑,與腳下的真樹根形態難辨,因此,反而時時刻刻提醒你留意腳步下的一切,打破人們行色匆匆,掉入感知的慣性,讓你放鬆敞揚之餘,又同時保持覺察,同時觀察外界與自己。

3a.jpg
圖三
4a.jpg
圖四展示天空。引導觀察天空,一個變動不居的傑作。(圖五與六)
 
5a.jpg
圖五6a.jpg
圖六
結語
 
雖說我們需要創造美好的環境,但更重要的,是我們需磨礪感官,在感官的開放與環境的合一中,照見自己。當今,有越來越多強調療癒、呼應自然的人造設計,例如模擬自然質感的設計、節能綠建築、或運用能分解的永續材料等,我們從這些優良設計中,體會那運轉不息的天道。更核心的是,我們需要學習能返回自己、覺察自身的心法,從覺察自身的身體、情緒出發,平衡三個中心,深入內在的寧靜,反過來影響外在的設計,使設計不只是外表的美觀、實質的功能,還有靈性的層面,能滿足人類的深沈需求。這樣,或許能解釋為何有些設計能歷久彌新,有些設計只是短暫的話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