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關於作者

    黃光廷
    中國文化大學建築及都市設計系助理教授
《創意城市:打造城市創意生活圈的思考技術(The Creative City: A Toolkit for Urban Innovators)》作者查爾斯.蘭德利(Charles Landry)於今年六月曾造訪台北為台北市未來之城市發展提供建言,筆者有機會參與部分行程並對其進行訪談,特此撰文分享個人對於其創意城市理念之認識與觀察。


城市,作為人口、貨物、資訊與文化流動的集散中心,其空間形態與發展模式在過去的幾百年間曾經歷巨大的變化。正如英國建築學家塞德里克.普萊斯(Cedric Price)在1991年曾以三種烹調雞蛋的方式來描述這樣的轉變:古代城市主要是倚賴其城牆來保護並維繫其向心狀的空間發展模式(水煮蛋),但隨著軌道與公路交通的發達,城市的擴張不僅逐漸朝向線性與不規則狀發展(煎蛋),媒體與傳播科技的進步,更進一步使城市演變成為連續而均質的網絡空間結構(炒蛋)。

事實上,正是因為這樣的轉變查爾斯.蘭德利在其著作《創意城市》中十分強調典範轉移(paradigm shift)的重要性:「由於今日城市發展的模式已不同於過去,所有城市都必須重新思考其經營管理的優先次序,從過去倚賴法令控制、強調投入產出效率,轉變成為重視實驗與創意,以謀求城市真正長遠的發展利益(Landry 2008: xxii)。」

就像查爾斯.蘭德利在這趟造訪台北的行程中也曾多次提醒大家,因為快速的城市化與捷運系統的建設,台北不僅在短短數十年內從一個單核心城市演變成為多核心發展的大型都會,民主制度的深化發展更讓台北變成為一個多元複雜的社會環境,也因此迫切需要一種與過往不同的城市經營策略。更具體地說,查爾斯.蘭德利認為今日的台北不該再倚賴以社會控制為手段的傳統藍圖式規劃(master planning),而應該進一步追求更為彈性而開放的授權式規劃(enabling planning),以營造一種鼓勵創新與合作的創意氛圍(creative milieu)。



的確,在連續兩天由查爾斯.蘭德利主持的創意城市指標工作坊中,來自各個領域的參與者不但都能自由開放的對談並提出建言,在他生動而有效的引導下,大家更能深切感受到創意氛圍的感染力,以及其對於凝聚共識的重要性。只是隨著工作坊的落幕與查爾斯.蘭德利的離台,我們不禁要問:現在的台北,是否具有這種鼓勵創新的創意氛圍?而我們的城市規劃,又是否真能逐步從藍圖控制走向開放授權呢?

從筆者所參與工作坊的討論結果看來,顯然大多數人都認為台北相較於許多城市而言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尤其從創意城市的推動與爭取ICSID設計之都一事來看,雖然台北市府已積極投入有數年的時間,但民間參與卻仍一直處於被動等待的狀態。當然,創意城市的建設肯定是需要長時間政府資源的投入,但就像查爾斯.蘭德利在工作坊過程中所反覆強調的:「要能成功地營造城市的創意氛圍,其關鍵並不在於創意本身的追求,而是在於體認缺乏創意所必須付出的代價。」在追求創意城市的路上,台北不僅還需要加把勁,更重要的是,台北還需要更廣泛來自民間團體與市民的參與和支持。

參考文獻: Landry, Charles 2008 The Creative City: A Toolkit for Urban Innovators, 2nd edition, Earthscan, Londo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