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地域 〉人生 〉生活 〉行動 〉意識

山崎亮開場即告訴大家:「地域」是當地居民人生經驗的集合體。日常生活的大小事件累積成我們的人生,這些生活經驗取決自每個當下選擇的行為與行動,決策來自於「意識」;換言之,意識決定我們的行動,發展成生活經驗,累積充滿故事的人生,最後,所有人生地方匯聚出豐富的地域面貌。

這麼說來,改變社區最根本的方法該從轉變個人意識著手,隨著一個人的想法轉變,採取不同行動,創造出截然不同於以往的生活,愈來愈多這樣獨具特色的人生凝聚,自然會產生更加優化的社區出現。

因此,「社區設計」不同於過去直接介入空間改造的觀念,動機目標是希望透過轉變居民的意識,誘發後續社區自主行動。為此,工作重點會放在製造能夠創造充分互動,且適合大家集體學習轉變想法意識的場合,讓所有人彼此激盪、交流、合作。

轉變意識的學習方法

研究指出,讓個人轉變舊有觀念(意識)最好的方法並非聽講座、讀書、觀賞影片等被動吸收新知的做法,反而透過互動討論、親自試驗、分享對話等等積極思考、表達的運作方式,才會讓學習印象和效果更加發揮出來。

這也是為什麼「社區設計」堅持營造高互動、鼓勵試驗的學習環境主要的原因。

開始的美術館(はじまりの美術館)

〈開始的美術館〉位於福島縣西側內陸的豬苗代,這項委託期待 studio-L 替即將於豬苗代山與湖之間落成的小小素人藝術美術館,進行前期規劃的「社區設計」工作坊。

發布委託的基金會,從早先西日本地區的四間美術館經驗察覺,主要收藏素人藝術家作品的美術館原先定位為地區而生,事實上仍多半吸引喜歡藝文的人士到館參訪,與在地居民的生活反倒存在一段無形的距離。因此,第五間即將於福島縣落成的素人美術館特別希望能透過「社區設計」激發居民對美術館的參與、想像和感受,真正營造出「能讓當地居民輕鬆踏入的美術館」。

值得一提的是,這間美術館原本考慮進駐當地一間破舊廢棄的酒廠倉庫,然而,經歷 2011年東北大地震房舍的屋頂與牆面嚴重崩毀,修復過程中館方決定採用新舊建材並陳的設計,讓即將展開新使命的美術館空間仍可見過去倉庫的記憶。

日本東北的社區策略

過去 studio-L 處理西日本的案例為多,這次不同於西日本的民眾熱情發言踴躍,深入往日本東北地區前進,民眾反而沈默寡言,不容易點起熱烈討論的火花,有些人甚至根本不好意思來現場參與活動。

經歷這樣的挫折,山崎亮與同事們回頭思考以往進入社區的經驗,發覺多數案例中最先接納(外來)團隊的關鍵角色竟是社區裡的「歐巴桑」!於是,決定派出工作室內三男一女年輕同事進駐福島社區現場,租下位於社區要道且就在美術館前的公寓,每日打開落地窗,照三餐在室外搭爐野炊,任務是要在冷颼颼的日北東北舉動異常、引起周遭居民主動表達關切。

果不其然,試驗兩週後,鄰居婆婆媽媽會主動關心成員,多買些菜讓大家吃飽一些。又過兩週,雙方的認識進入第二階段,婆婆媽媽開始分享自己親手料理的菜餚,這樣的舉動山崎亮解釋「料理就像婆婆媽媽介紹自己手藝的名片」,至此互信關係確認。再堅持兩週,驚喜的是婆婆媽媽親手拿出「亡夫的襯衫」送給年輕同事,就像託付重要的東西給自己的孩子一般,此時,正是邀請她們帶家人來一起參加工作坊的最佳時機。

工作坊剛開始先聊聊各位對美術館的未來想像,再根據大家不同的想法和興趣分成任務小組,比如:伴手禮設計組、在地魅力導覽組、地方美食料理組...,透過討論凝聚願景、擬定戰略是「社區設計」相當重要的環節。最終,參與工作坊的居民決定共同參與美術館的開幕典禮,大家各自利用放學、下班後的時間完成可以圍繞美術館一圈的巨型拼布,材料來自家中無用的布料循環使用。

開幕當日,一切準備就緒。但誰也沒料到最後的失誤竟是開幕的繩子沒能成功卸下布幕,小朋友忍不住衝向前興奮地拉下布幕,才完成開幕儀式。山崎亮坦言,社區任務過程中所發生的小失敗,常常反而有助於點起行動之火,讓參與者們更主動尋找方法克服,負責接手完成社區任務。另一方面,建立大人、小孩或長者與年輕人之間的關係,也是「社區設計」過程中相當重要的部分。團隊工作時的重點應放在避免致命性的失敗發生,容許自然而無傷大雅的小意外,這樣會令社區更加主動團結起來,最終,真正對地方開始產生認同感和榮譽感。

根室別院(寺廟)

山崎亮為大家介紹的第二個案例是北海道的一所寺廟空間。根室別願位於日北北海道最東方,這裡和多數日本寺廟面臨相同的課題,由於現代人生活習慣改變,儘管日本有五萬間寺廟數量比便利商店總數為多,人們還是更常前往便利商店;傳統寺廟與地方家族信仰關係緊密,而今現代的年輕人移動頻繁且未必清楚家庭的信仰派別,導致許多無法維持經營的寺廟陸續倒閉。

由於根室別院也承接舉辦葬儀告別式,這次針對寺方未來發展的「社區設計」沙龍主題也特別設定討論「90年長壽人生」的生活規劃,不分宗教信仰和門派,邀請大家到佛寺本殿參與工作坊。有趣的是,參與者們一致認為改善寺廟給人無形結界印象的最好方式,是將空間轉型為咖啡館空間,由於寺方不可能拋棄信眾的維繫,協調後的最終方案:寺廟主殿的空檔時段可彈性使用作為咖啡供應場所,設置折疊的桌椅,化身每日限定4小時的咖啡空間。

利用每日限定4小時的咖啡空間時段,工作坊也讓大家按自己的興趣分組,組成:咖啡空間設計組、瑜珈、電影放映會、飲食、導覽、手工藝課程等任務執行小隊,讓空間內的活動企劃穿插發展,使寺廟的空檔時段有更活潑多元的參與選項。

這項計畫最後由參與者票選命名為「日出咖啡(日の出カフェ)」,設計出專屬日本極東旭日東昇的形象視覺,同步印製於咖啡店的各類周邊商品上。每回工作坊結束時,所有參與者會雙手合十,一起禱告。山崎亮說,對於寺廟而言能不分教派讓空間發揮最大貢獻,並且使周邊的人也感受這份誠意確實深具有重要意義。

生命中的「十萬小時」

在我們一生中,假設每日工作8小時,工作年資自20歲至65歲,每人生命中工作勞動的時數總計約有「十萬小時」 ,工作的時候人們講究效率、正確、經濟、精密等成功守則,否則很可能會遭到淘汰。

然而,65歲開始退休後的人生,人們大多數的時間會在社區範圍內活動,以60歲至90歲計算,扣除每日睡眠8小時以外的16小時,退休生活總時數累積起來也大約有「十萬小時」,此時的生活哲學,全然不同於過去勞動效率主義的思考模式,相反的主張嘗試、容許失誤,給予自己更充足的時間面對複雜的問題,發展細緻的解方。不過大多數的退休族往往抱持比較放鬆的生活態度,僅少數人會持續積極投入社區運動。

從另一個角度來看,20歲至65歲之間扣除勞動8小時、睡眠8小時,每日還有8小時的自由時間,累積也是「十萬小時」;倘若我們改變生活的思維慣性,選擇提前在45年的生活時間裡練習參與社區事務、培養行動力,不等到退休以後才開始進入社區。

結局是:當愈多人投入自由和退休的「十萬小時」共創社區,地域將能累積更豐富的養分,發展得更好。

Presentation © 山崎亮 

攝影、文字、剪輯 / YS. HSIEH 
封面 / Chenhui CHENG
特別感謝 /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新富町文化市場工作團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