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現代生活漸變更多元與無國界,社會架構亦然;以前是去大城市打拼,現在時常聽聞誰又轉到某個國家開始新工作。當生活圈的跨度已經這麼遼闊,有伴的生活方式也隨之延伸更多可能性。台灣受少子化影響成為世界各國人口高齡速度最快的國家,對於如何回應高齡時代居住可能的好奇,促成位處東門捷運站旁的Hanji Share House國際青年公寓(地瓜公寓)參與今年UR Partner老派城市計畫。

地瓜公寓是一個國際青年公寓,這次在老派城市計畫中嘗試策劃了10月到11月間共四個梯次、三天兩夜的共居行動,目的在用行動去了解共居的可能以及所需要的元素。公寓內因住有外籍青年住客,因此設計招募對象設定在年齡層較長、或是對共居議題有興趣的非公寓住客。這次計劃共有10位平均年齡59歲,已退休、屆臨退休、獨居、活躍社交活動…等不同生活背景的長者實際入住,還有15位年齡介於20至35歲的青年共同參與。彼此從共同生活的行動為出發點,從體驗到討論工作坊去挖掘「共居x在地生活x空間共享」之間更多創造連結的微小細節。


自主活躍老化

為求突破同溫層,也為了找尋有地緣關係的對象,活動宣傳除了地瓜公寓及UR Partner的粉專外,還前進到大安社區大學、樂齡大學等地方進行實體招募與說明,另外也積極與其他組織單位連結,例如同樣參加今年度計劃的搖滾爺奶社會企業。活動開始後發現10位長輩中的8位互相間都仍或多或少都有連結關係,有的是同單位志工或同課程學生,可見這次對共居議題感興趣的長者,都仍保持相當活躍的社會互動,經詢問各自的生活作息後,也顯現初期勇於嘗試體驗的長輩,日常活動都相當豐富,早出晚歸。

每梯次的參與者都說到自己有「意識到未來有很多可能」、「初老就要為自己打算」、「人老心不老」等想法,所以均積極的參加各式活動。其被稱作老人或長者,倒不如被稱作「大人」,第一梯的第一次晚餐上彼此聊著聊著「大人」這個取代高齡者的詞就這麼出現,也是這次計畫裡美麗的收獲。


共居是一場生活再設計

共居活動安排從in house裡的共桌用餐、共桌發想討論到社區走踏,盡可能安排生活原本就會有的活動與場景,成為可以一起進行的活動。第一天入住開始安排破冰活動,第二天共同採買食材張羅後兩天餐食之外,下午時段大人們邀請大家參與平常他們熱衷的活動,也在地瓜公寓的週邊生活圈踩街,晚上換青年作主,邀參與者一起到青年常去的場所例如酒吧等地方小酌。第三天則安排彼此分享參與活動的獲得後,再從工作坊中逐一收斂大人們對於共居生活的想像輪廓,以及更深入的探討共居生活裡大人及青年對於的公共與私人空間的界定、不同功能的空間需求及定義,還有未來落實層面的可能策略等。

HANJI workshop1圖:高齡者的生活問題常是隱性並且持續累積的

每一梯次以後的活動流程,都會由前次的操作檢討中去彈性調整下一次的行程規劃。從原先設定探討青銀共居的方向,經過二梯次操作時發現「青銀共居」這個以極端年齡作為條件的共居,其實窄化及限制了共居的可能性與想像空間。在彙整團隊及參與入住體驗者的交流意見後,初步有「共居可能更應該以“共同的關心與共同興趣”為主要同居伙伴的設定條件」,而且「共居不是分租,而更應該是一種生活的經營,所以經營者在共居公寓裡的角色及交流執行運營的能力將是共居公寓是否足以吸引高齡族群入住的關鍵因素」等上述兩種體會。

值得一提的是我們在這次的共居實驗裡觀察到,即使是平日活動非常活躍的大人們,一旦離開自己的所在場域,仍會感受到些許的壓力,在討論過程中也從大人們對於共居的細微反應,觀察到其實平常與家人一起生活的大人們,又或者獨自居住的大人們,即使表現對共居體驗的好奇與渴望交流的熱情,但要請大人們轉換既有的生活模式到真實共居,現實的條件仍缺乏動機,除非大人的生活條件產生巨大的變化,比方喪偶、或健康狀況或經濟狀況的突然惡化等。

HANJI workshop2圖:有交流的活動才是改變傳統租賃關係的基礎

共居生活的尺度測量

與非親屬關係的陌生人一起生活在同個空間裡的生活型態,確實不太容易。因為大家來自不同的生活文化背景,觀念及價值觀不甚相同的情況下是需要長時間的相處(磨合),也必須勇於提出衝突點進行溝通才能找到共居的平衡點。

舉個大人們與青年間的尋找平衡的例子:此次參與共居體驗的大多數大人們生活作息與公寓內的青年朋友們剛好相反,大人們早睡也早起,有時候清晨5點就已起床開始著手準備一天的開始,儘管動作禮貌又小心仍不免發出聲響,室友們也不好意思直接向當事人表達,而是直接與經營者反應。類似像這樣的生活瑣事沒有解決溝通的出口,或將累積成日後難以處理的嫌隙,。而且在傳統長幼的位階下,大人與青年到底該如何對應溝通及相互尊重,在華人社會仍是一道需要學習的功課。


共居後質性需求發聲

在工作坊討論的問題和參與者問卷中,除了搜集參與者對共居的期待及事後感想外,另針對共居同伴、私人空間、公共空間、生活習慣、交流活動、經營管理等面向的需求做更進一步討論並留下記錄。

HANJI workshop3圖:​綜合意見後共居是空間資源共享、空間功能再設計​的​

在共居同伴的面向上,由於共居體驗實質上是帶點生活冒險的成分,問起參加者對於共居同伴的想像與需求時,得到像「比起與朋友共居,更希望與陌生人試看看。因為如果生活出現磨擦,不好意思溝通的問題可能造成朋友無法繼續的後果」等有意思的回應。問及大人們在參與這次的共居之後,是否願意將家裡閒置的空間出租給青年朋友們使用的時候,大人也給出「一兩天可以,但長時間需要再討論」等回應。

在對於空間需求及共同生活空間經營的面向上,大人與青年對於共居期待與心得的討論也帶出了幾點與我們原先認知不同的發現。其一是對共居中公共空間的認知。往想像在共居空間裡共居者應會將期待與重心擺在包含廚房、餐廳、客廳等大家共享的公共空間,但幾次討論下來發現,出自於使用習慣以及隱私感的差異性上,被認為相當重要,更需要細心規劃及建立使用習慣的反而是類似浴室、廁所、吸煙室、健身房…等涉及私人領域及各自生活習慣,在公與私之間的中介空間。其二是共居中的公共空間,需要更多的空間層次,比方要有多個區塊容納不同活動的發生,也要有自己可以單獨存在的角落,方能滿足多人共用的需求。其三是若要滿足可以建立以“交流”為主要居住特色的空間格局,需要一定數量的共居人數及公共空間,台北現有多數的三房兩廳或一兩房的空間格局本來存在的設定就非以共居交流為原始目的,若要推行共居如何尋找合適的空間物件是關鍵。

綜合體驗計畫結果來看,共居(而非分租)可以以是「混齡的、空間資源共享的、空間功能再設計」的非典型居住模式。但回到大人們對共居的真實需求,在現在的社會氛圍及風氣上,是否直接以“共居”滿足大人們情感上交流的需求或建立互相照顧的網路需要多方嘗試及實際面對長者需求再進行討論。

共居模式的推廣除了找出經濟上有需求的對象以外,首要是以什麼方式、管道找到適合共居的對象?再來是空間條件的滿足,最後的問題是營運者用什麼樣的方法運營管理共居空間?交流聚會的舉辦該由誰進行?一起生活如果有摩擦發生時要如何解決?或是不能解決的時候有什麼處理的辦法?

希望這次活動的發現能提供台北市推廣共居的參考。

 

撰文|地瓜公寓經理江佳員與為為設計
主辦|Hanji Share House國際青年公寓
指導|臺北市都市更新處
合作|UR Partner 都市再生伙伴計畫、Weiidays為為設計有限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