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01/07

「歡迎來到隔鄰里!」當觀眾進場,貼上屬於隔鄰里的貼紙,就成為隔鄰里里民!參加里民大會的任務是,即將為鄰里的老人規劃出在地安老的幸福計劃。在里辦公室(劇組)三個月的田調中,隔鄰里有五位老人家代表五種長輩於2025年可能經歷的困境、面向。他們願意現身說法,讓里民參與生活片段,到家裡訪談。

每個面向都有其存在的必要性。比如主訴為科技焦慮(壓迫)的貝奶奶,有些觀眾無法理解,認為2025年的IT技術應已純熟,不至發生故障,甚至不需將此議題列入老年困境想像的範疇。然而在最後一場的觀眾中正好有設計產業工作者,他舉手表示,即使他很想為長輩多設想,研發的創意還是有來自市場和主管的壓力,他很抱歉。

七年後台灣進入高齡化社會,2025年的社會會長什麼樣子呢?除了科技焦慮以外,獨居、自我價值失落、營養與年長者需要照顧更年長者,是劇組這次打完一架以後篩選出五個面向。兼顧時代性,和目前沒有解套勢將延續下去的,又不能太不夠貼近民眾生活,無感帶來忽視,而我們還有多少社會成本忽視下去…呢?

老童話村聲下01圖:高齡者的生活問題常是隱性並且持續累積的

於是,三場戲落幕了,沒有任何一場結尾是「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或許這也與最初設定,想將議題意識帶入觀眾思維的目標有關。其實每一場的觀眾都很熱切,也急於告訴劇中角色和里長,應該要怎麼做最能幫助。偏偏角色的真實需求,不一定有好好被聽見,這也是我們試圖反映的社會現況--聆聽的重要。

這是OD表演工作室在 2018年的首發,以"高齡化社會將近"為主題創作,希望在我們共生共存的這塊土地上,透過戲劇,傳遞一些揭示與準備。整齣戲以里民大會作為基本場景,當觀眾進場貼上貼紙,就成為里民!「里民們」的任務就是為五個同鄰里的長輩規劃出在地安老的幸福計畫,而其中一個幸福計畫,如果能獲得多數里民的共識就有機會得到經費,為長輩爭取「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五個角色與處境的設定,代表五種長輩於2025 年可能經歷的困境與面向。有對於科技及快速變化世界的壓力、有退休後自我價值失落的問題、有獨居、有對於自身健康營養的焦慮,也有老人照顧更年長的照顧者困境。「里民們」先透過角色們的演出,看見五個長輩角色的"處境",然後在安排訪談的時段裡,讓「里民們」與「老人們」互動,逐步拉出對於處境更深刻的理解,最後「里民們」依各自關切的主題分組討論、提案、投票,直接參與了「老人們」的處境是否有機會改善的決議。

做為一個開放結局的劇碼,終場結果決定於參與觀眾對議題的認知與對問題的共感範疇。以主訴為科技焦慮(壓迫)、困坐一堆產品說明書之間手足無措的貝奶奶為例,有些觀眾認為未來IT技術應已純熟,故不需要將此議題列入老年困境想像的範疇。然而卻也有設計產業工作者,表達他們對設計端欠缺同理導致長者困境的深刻反省。以上都凸顯所謂「同理」,是當一個人不在相關處境時,仍可以去看見和接受他人的需求。每一個需求都該好好聆聽,一個發出的聲音不被聽見時,就只能消散於空氣裡了。一如終局的貝奶奶,依然坐在地上看著無數的更多的一箱又一箱的說明書。有些觀眾戲結束之後仍積極的找里長陳情,有的觀眾離開劇場以後在臉書上發文,說想到自己對爺爺奶奶是不是太不耐煩。

老童話村聲下02圖:一場戲帶領大家經歷觀察研究、理解詮釋​與​行動共造

也有年長的觀眾試圖想要與角色當朋友,減少角色處境上的孤單…每一個真實的反應都珍貴,這也是實境實驗劇場試圖達成的,因進入情境產生感受,因感受而參與,因參與而發聲。提案過後投票舉起的每隻手,是支持自己的想法,或是參與一次公共性決策的協商妥協,都是那兩個小時中,幾十人形成的社會縮影。

老童話村聲下03圖:期待大眾以更多同理心思考高齡社會的各個面向

或許,因為無論如何結局都是遺憾,畢竟即使真的達到共識,卻也只有一位老人(一種困境)能得到幫助。這個遺憾更想望的是激起參與民眾離開劇場之後,看見我們這片土地尚未準備好迎接高齡化的社會。透過實境實驗劇場,我們很感謝觀眾願意走入並相信,在訪談時感同身受而落淚,在討論時貢獻所思,在提案時努力爭取說明的機會…選擇用溫柔的方式處理社會議題,我們的期待很小,或許離開劇場回到生活中,開始對長輩的關懷與友善僅僅是其中的第一步。

在地安老是個美好的夢想,在《老童話》之後,希望我們可以慢慢先往能安心變老的方向前進。

 

撰稿|OD表演工作室
策劃|為為設計weiidays
合作|OD表演工作室
指導|臺北市都市更新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