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紐西蘭基督城的歷史從西元1300年起毛利人定居開始,十九世紀後進入英國殖民時期,至今仍充滿英國風情的建築與外來植物景觀,彷彿1950年代的英國小鎮,給人留下寧靜而優美的「花園城市」印象。目前人口大約五十萬人的基督城,傳統農業、製造業與布料製造依舊是主要經濟來源,觀光產業也是如今非常重要的收入。

基督城:凡事都可能發生

2010年9月基督城發生芮氏規模7.1的地震,強震後的基督城如同片中 Ryan 分享被震得彎彎曲曲的鐵道,徹底發生了地震前根本無法想像的變化。地震發生後,基督城市中心部分街區封閉近兩年,總共拆掉大約兩千棟房屋。七年後的現在,基督城已轉變為一座「凡事都有可能發生」的城市:有著開明相信各種可能的市長、充滿幽默感與巧思的公部門團隊、整座城市成為塗鴉藝術的重要現場、舊公車改造成最受歡迎的酒吧也是摩托車修理站。時下的基督城充滿創造力又活潑的文化,與過往截然不同。


 

Gap Filler 填補縫隙到織起公共生活 


Gap Filler 成員在地震發生後組織起來,除了替城市打開新的公共空間可能性,製造互動場域,更重要的是,他們的行動真實成為一股療癒城市的力量。

故事要從地震隔月一群人聯手改造私人空地成為野餐與文化聚會場所開始;接著,Gap Filler 在歷史城區舉辦柏林圍牆拆除十年前後的攝影展,試圖引發大眾對於基督城未來的思考;在城市角落擺設冰箱圖書館,鼓勵分享書籍;運用建物拆除材料,打造能發出各種叮叮咚咚巨大聲響的樂器公園;在一棟毀損的電器行裡,用募集而來的老舊電視二十四小時播放充滿當地街區回憶的生活錄像、懷舊電影和卡通。

為了紓解空間中的情感記憶,Gap Filler 發起 Poetica 題詩計畫,紀念十二種國籍的基督城地震身亡者;另外,也透過訪談居民、街友、專家,等多元觀點訪談,在新開發的基督城手機語音導覽中,收錄親口道出的街區歷史、故事、回憶和街區重建計畫觀點,讓地區經驗能因紀錄而延續。

主動出擊突破同溫社群

回顧上述專案,Gap Filler通常會先組織好基礎概念,再找社區中有興趣的人合作,然而,這種作法往往未能更廣泛接觸到基礎概念設定之外的社群。經過檢討,團隊決定主動出擊,找當地不同文化社群合作,展開系列稱為 Diversity 的計畫,合作規則非常簡單:要求兩方腦力激盪產生的作品「非節慶期間限定」,需要留在公共空間至少六個月。這動機很單純,Gap Filler 想透過在日常生活空間展現與開放作品互動,分享不同族群的文化認同。


 

Life in Vacant Spaces 協調空地好幫手


隨著專案執行經驗累積,Gap Filler 發現,大量溝通和行政成本幾乎全耗費在「紙上作業」,比如取得地主同意、政府許可、買保險等等,為了讓諸多令人頭昏眼花又無趣的工作有個專業單位可以替大家一併解決,團隊正式成立了 Life in Vacant Spaces 機構,支持任何想在社區執行的專案,順利完成多方協調和申請程序。

按目前統計,Life in Vacant Spaces 每年協助媒合的計畫約有300多件。Ryan 強調,Gap Filler 與 Life in Vacant Spaces 實是並肩作戰,緊密關聯,讓城市中活動的質與量並重。Gap Filler 主要執行大型計畫,創造國際聲譽,而 Life in Vacant Spaces 讓每個街角充滿活力,使居民感覺自己也能輕鬆上手創造社區活動。

短期提案創造未來改變

挑戰「紙上作業」的種種限制,Gap Filler 同步展開其他實驗:利用大樓拆卸的廢棄材料搭建,加裝屋頂太陽能板發電,搭建合乎「無建照許可」規範小於10公尺長寬、低於2.4公尺的「迷你建築」。後來更研發出有廊道空間,甚至前庭棚架的腳踏車修理站。仔細探究法規,Gap Filler 繼續向政府提案在拆除倒塌飯店的基地上,以拱亭結構蓋回更早之前人們通行的廊道,四年來,人們大量使用這條能步行與騎自行車的通道,不久前政府修改了這塊土地的規劃,決定保留通道,將土地分為兩塊出售。

FESTA 基督城年度建築盛典

雖然沒有建築系,基督城充滿想像力的建築經驗卻吸引世界各地建築系學生移地教學。2012年開始,基督城每年舉辦為期一個週末的 FESTA 建築慶典,透過跨國校系合作,Life in Vacant Spaces 先取得土地使用許可、辦妥保險,Gap Filler 則聯繫好機電、結構與設備廠商,讓參與的學生能順利帶著作品到現場組裝搭建。Ryan 解釋,兩單位協作能兼顧活動的質與量,小規模卻多樣的活動能回應在地需求,反之,大規模、跨國的活動將引領更廣泛的關注討論。


 

基督城:重建區開發 0.1%回饋社區


經歷許多短期計畫,Gap Filler 體認「短暫的介入有可能創造長期公共性的改變」,為突破老是站在政府策略對立面思考的處境,也期待在主流的政府開發計畫中確實推動新的做法,團隊開始尋找開發商合作。起初過程並不順利,沒有開發商對 Gap Filler 感興趣。終於,出現了非常重要的轉捩點:基督城政府規定新的重建區域開發案,開發商必須撥開發預算的 0.1% 回饋社區,讓取得開發權的公司重新邀請 Gap Filler 擔任社區回饋計畫的規劃顧問。

根據專案研究訪談,附近居民最憂心開發將會抹除社區的紋理與歷史。對此,身兼社區守門員的 Gap Filler 要求合作的迷你高爾夫球場在五年使用的提案計畫中,所規劃的新建場域必須融合當地歷史元素。球場後來運用老舊圖書館拆除的材料改成小型尖塔造景,並製作牌子標示周邊建築的故事,引爆高度的詢問。Ryan 說,超乎預期的結局不會改變 Gap Filler 堅守尊重歷史、提高社區公共意識的理想的行動初衷。另一項社區專案,Gap Filler 與當地社群共同經營一處停車場,每日收入約高達新台幣六千元,所有收入全數回饋社群持續營運「青年樞紐計畫」。

下一步:社區導向的房產開發

現在,不斷嘗試主動出擊的 Gap Filler 已經確定下一個目標:成為開發商。這間全新的開發公司,成員包括律師、理財專家、地產開發專業者,將朝「社區導向的房產開發」持續努力。

Presentation © Ryan Reynolds (Gap Filler Christchurch)


 

攝影、剪輯、文字 / YS. HSIEH 
封面影像 / Henry WU
特別感謝 / 原典創思團隊

延伸閱讀

社區交往|共創城市社區交往 – Chawanad Luansang (Community Architects Network)
社區交往|參與式設計與社區培力 – Antonio Ismael Risanto (TRIACO & Associates)
社區交往|Pop-up for the City – Floor Ziegler (City Maker)
社區交往|青年也能創建城市 – Alex Gilliam (Public Workshop)

尋常的街角,如何打造成社區的遊樂園?/眼底城事
更多社區交往情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