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Florence Ziegler
    -
    簡稱 Floor,是一位創意引領者、社會企業家。她搭建人與人之間的橋樑、觸發事件與創造相遇空間。此外,她還有找尋閒置空間的雷達,她會特別找廣場與公園和當地社區/社群連結。Floor工作未根據政策或既定架構發展,仍提出清晰、專業、具商業特質的方案,讓地區、村莊、城市自然湧現全新由下而上的運動。

來自阿姆斯特丹的 Floor Ziegler,多年前憑著創意人的直覺遷居到人人唱衰的阿姆斯特丹北區,當時北區房價低廉、普遍貧窮又缺乏藝文活動,正好區內 Noorderpark 也即將由知名建築師操刀翻新,為此,管理者趁勢邀請 Floor 規劃公園節目,期待營造新氣象為地區帶來活力。

第一課:City Maker 的抉擇

當年天真的 Floor 興奮地花一歐元買下可收折展開的瑞士製小建築物,置於公園中央當作舞台,使出渾身絕活開始舉辦起草地古典音樂會,卻惹來附近居民砸雞蛋、甚至放火的恐怖抗議。然而,Floor 不氣餒,身為熱愛與人交流的 City Maker,她決定問問每個人意見,來到公園的人喜歡什麼?他們的故事?可以利用小建築做些什麼?盡可能透過傾聽發掘人們的熱忱所在。然後,Floor 將大家的故事和心願與北區的藝術家的才華結合起來,終於改變了過去從不彼此問候、陌生冷漠的居民們,大家願意每週日到公園一起投入努力,完成許多非常棒的計畫!

Floor 分享,當時她發現公園中也有不少生命遇上問題的人,他們酗酒、居無定所、老在公園裡閒晃。每次見面,Floor 總是友善問候、與他們聊天,她清楚公共空間屬於每一個人,況且這些人更先來到公園。她想了一個辦法,邀請幾位男士幫忙看守公園中央的小建築,交換條件是每天請一人一罐啤酒。結果,小建築不但安全獲得保障,負責看顧的男士們也因理解自身角色,同為公園感到榮耀,以身作則,開始主動整理公園環境。

 

策略擴散:孵育主題街區

從經營 Noorderpark 學到的經驗,讓 Floor 萌生在阿姆斯特丹北區營造「孵育街」的想法,希望找到合適的街區讓藝術家居住和工作,推動活化。

「孵育街」活化策略的要件:

  1. 要有 City Maker,橋接不同族群的需求
  2. 要有一個駐點,有如基地可以匯聚各式各樣的想法
  3. 要設定主題,舉辦公開行動,讓人人能參與 


作法是這樣:每個街區會先找到當地的 City Maker,接下來,透過橋接人與空間、舉辦活動,陸續「孵育」出的案例有音樂街、時尚街、彩色街、市集街。

舉例來說,音樂街上有15間開放音樂家低租金入住的房屋,交換條件為替社區兒童合唱團及弱勢學童提供音樂教學;時尚街提供空間給設計師開設工作室、在交換二手物的咖啡店舉行設計工作坊;彩色街除了牆面彩繪,也有藝術家把大家往外扔的廢棄物一夜之間漆成鮮豔粉紅色,讓大家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與垃圾問題;市集街讓人人販售自己的作品、安排寵物走秀與吸睛的創業實驗。因阿姆斯特丹北區閒置店面過多,「孵育街」後期出現進階版的計劃:創業店家可申請為期半年的空間經營進駐,若創業成功,即能在北區的主要街道開設商店。(目前計畫仍持續中)

經歷六年公園及街區活化經驗,政府再度委託 Floor 替湖邊閒置的磨坊提出規劃,認為這是絕佳的古典音樂場地的 Floor,謹慎策畫居民訪談,徵詢大家對磨坊的看法,以及是否有意願在這裡從事古典音樂表演相關的工作。最後,Floor 找到了三十人組成磨坊音樂廳的工作團隊,大家平日在此工作,投入喜愛的事業,享受組織音樂活動。

至此,Floor 充滿信心地說,上述每個計劃都讓阿姆斯特丹北區成為更吸引人的地方。

 

City Maker 串起城市行動

回顧自身經驗,Floor 剖析,City Maker 總在人與人之間工作。在人群中,政府部門的領導者與公務員具有決定制度的角色,思考多為財務導向,重視商業發展;City Maker 多為理想主義者,擅長更人性化的從社會觀點思考課題,卻不具制度角色;另外,也有公民社會主動參與的人和類似 Floor 這樣能串聯不同屬性的人的創意發想者。

Floor 提出,她認為「由下而上」或「由上而下」的兩股力量皆源於讓城市更好的渴望,兩者同時在城市運行,不該分為兩個世界,反而應進一步設法在目標的交會點上協力共創。據她觀察,「共創」需要透過制度內部的人啟動系統,一般會是洞悉「由下而上」行動的政府領導者或民意代表,加上自願身兼連結者的公務員,外部搭配 City Maker 協力組織社群網絡,讓系統真正運轉起來。「共創」成員組合非常開放,需要創意思考者、詳知制度系統的人、充滿熱情行動力的 City Maker,各種屬性、特質的人只要有相同目標應開放加入發揮才能,協力讓工作更有效率地進行。

關於「理想城市」,Floor 認為未來由上而下建設城市的力量將化繁為簡,深入基層,公務員會加入公民社群,投入各類城市主題計畫,而城市中的空間即是培養社群協力最好的土壤,透過公部門與公民共創孕育出更開放而美好的城市。

 

期間限定 POP-UP SHOP

工作八年後,Floor 決定動身踏上無計畫旅程,整整四天步行前往荷蘭北部。她驚奇地發現自己總能遇上心理想見的人,當她開口尋找在地「發起行動的人」,結果都會指向 City Maker。

為解決埃門「閒置店面過多」的問題,Floor 特別與當地 City Maker 和公務員聯手推出一間「期間限定」的 POP-UP SHOP,邀請居民在大街跳舞、參與計畫發想,讓好奇者覺得必須立刻加入一探究竟;因為 POP-UP SHOP 內有公務員,參與者無須預約也能暢所欲言,提出討論的事項很可能立即在現場就協議出突破性的方案,為此口耳相傳又更加炒熱了小店參與的熱度與人氣。

 

阿姆斯特丹的近況更新

據 Floor 透露,目前在阿姆斯特丹已有建商開始與 City Maker 合作,將與居民討論的規劃納入建築設計的開發方案,未來這些社區理想就會隨著建物落成而實現。

演講最末,Floor 與大家分享這回也會在台北實作的跨坐椅 Dwarszitter 故事。美國總統川普當選那日,怒沖沖的荷蘭朋友令 Floor 想起早期 Noorderpark 憤怒的居民,她說,唯有不予以論斷安靜地傾聽,才能真實感受到盛怒之人存在內心的恐懼。

Dwarszitter 這款跨坐椅只有單邊兩隻腳,需要同高度的另一物支撐或組合兩邊椅子對坐才能平衡。Floor 希望人們能拿著單邊的椅子出發,敞開心胸,走入社會傾聽他人的煩惱,關懷他人的熱情所在,或許能透過喜好結識夥伴,一起行動,改善眼前的煩惱。
 

Presentation © Floor Ziegler (City Maker)


 

攝影、剪輯、文字 / YS. HSIEH 
封面影像 / Henry WU
特別感謝 / 原典創思團隊

延伸閱讀

社區交往|共創城市社區交往 – Chawanad Luansang (Community Architects Network)
社區交往|參與式設計與社區培力 – Antonio Ismael Risanto (TRIACO & Associates)
社區交往|青年也能創建城市 – Alex Gilliam (Public Workshop)
社區交往|從填補縫隙到織起公共生活 – Ryan Reynolds (Gap Filler Christchurch)

更多社區交往情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