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1970年代的美國正面對各種關係著市民幸福的課題:城市仕紳化、流浪者與貧窮人口安置、高齡安養、少數族裔歧視、越戰移入大量難民、城市文化資產無法保存;Antonio當時正就讀美國柏克萊大學,這間學校以基進的行動力聞名,無論反戰、抗議、推動解決方案,學生常採取組織運動,透過明確的行動策略正面回應美國社會的困局。

Asian Neighborhood Design 亞洲鄰里設計

身為建築系學生,Antonio 立下與居民共創社區的目標,在畢業之際與校友創立非營利組織 Asian Neighborhood Design(亞洲鄰里設計,簡寫 AND),計畫採取志願者組織的模式協助貧困與年長的社區改善生活品質。這間組織陸續為低收入社群與長者推出空間規劃服務,協助他們修繕房屋、改造社區空地成為公園或遊戲場、提供修繕工具租借及施工技能培訓課程,到後期,甚至衍生推動住宅合作社,包括太陽能屋頂農場、社區廚房、社區清潔服務;組織也另外為越南難民和社區弱勢提供技能培訓,使其具備一技之長好能銜接後續的美國社會生活。

Antonio 解釋,美國的老人多為獨居,其中經濟狀況較差者會住到破舊又狹小的「旅館式公寓」,居住條件和貧民區很相似。為此,AND 整合出一套服務流程,引入曾接受組織修繕技能培訓的中輟生協助老人整修和打掃房屋,在修整過程中,會有另外的志工陪伴老師外出活動。除了改善環境讓長者能正常生活,他們也製作適用於狹小空間的家具設施,讓年長者能以低價購入,這樣做的目的是使長者對其居家真正產生付出後的收穫感,為此能更加珍惜現有的生活。

發展了一段時間,AND 選擇讓設計規劃部門成為獨立營運的利潤中心,負責承接外部業務,規劃建案、飯店、公共住宅等,再將所賺取的利潤回饋給非營利的 AND 部門提供社區服務。

 

美國-墨西哥邊界建築行動

話鋒一轉,Antonio 帶聽眾來到美國與墨西哥邊界,他曾參與一場由學生發起改善邊界貧窮者居住環境的行動,透過參與式規劃和參與式營造,一行人運用當地植物和回收啤酒罐,與居民攜手改建原先破舊的紙板屋。

由此,特別推薦 Christopher Alexander 參與主筆的兩本經典:A Pattern LanguageThe Production of Houses,給從事都市再生領域工作的人;書籍內容從城市尺度深入住宅細節,提出每項設計環節所涉及的心理層面和文化學問,有助於社區建築師在進行參與式規劃時,能清楚意識每個動作的意義,更自信地與民眾對話、提出討論。

 

印尼峇厘島 Eco Sanur

Antonio 現居的觀光勝地峇厘島,多年前曾出現一場公民發起的生態行動,名為 Eco Sanur(Sanur是地名)。這場由行動者發起參與式規劃,全面召集各界社群代表參與意見大會,包括峇厘島原住民、近年移民、專業工作者、當地議題社群、政府官員、警察,大會中,每位代表寫下心中認為該優先處理的三項峇厘島問題和解決方案,經排序確認「垃圾」是公認最大的問題。

接著,團隊為票數最多的十項問題及解決方案製作「行動導向」的問卷,試圖透過假設情境引導填寫者表達主動參與的想法和意願,再配合總共四所加入專案課程的印尼大學成員,全員挨家挨戶拜訪,與民眾分享彼此的想法,一起討論可能的解決方案。

後期團隊再次舉行另一場邀集利害關係者的圓桌討論會,安排同桌的政府、NGO 和社區代表先進行對話,再按關注議題分組,提出討論結果,最後將多回合收集的想法,整理成議題方案「願景地圖」,可惜這份訴願終究未被市長採納。

此刻,Antonio 強調「絕不能讓參與者感到無聊,這樣行動將失去動能」,為引起民間關注,團隊持續發起淨灘與保育紅樹林行動,同時,也用規劃專長剖析社會實際運作的系統,策畫長期有效的垃圾解決方案,經過多項試驗,終於設立了峇厘島生態回收站。

 

「再生」關乎世代

Antonio 呼籲,「再生」(Regeneration) 的重點應是「世代」(Generation),社會需要培養年輕人持續加入行動;從領域看來,現實中群體行動的主導者並不限於建築師或規劃者,也有社會學者、人類學者、經濟學者或律師,尤其在行動中有精通法律的角色特別重要。

Antonio 目前與國際非營利組織 Community Housing Limited 合作,飛往世界各地擔任經驗傳承的顧問和教育者,他同時努力於印尼建築師協會推動社會責任計畫,要求通過建築師資格認證前,每位候選人必須先投入貧困居住環境改善。

 

幫助窮人參與城市規劃

最後,Antonio分享自己早期於印尼沙馬林達和梭羅等地協助窮人參與城市規劃的經驗,此類「協同規劃」最難之處在開啟彼此的信任關係,而建立社區信任的關鍵在瞭解對方真實的問題,並針對問題提供可行的選項,給予社區自主決策的空間;協助者在過程中並非主導角色,反而比較像是觀察者,仔細考量社區參與能量的變化以及各方面的準備程度,在適當的時機,鼓勵社區自力往計畫的下一步推進。

第一個案例是曾獲得 AGA KHAN 獎1986年市中心複合商區開發計畫 (Citra Niaga Urban Development),位於沙馬林達。計畫全區規劃為徒步區,採用印尼傳統屋頂樣式,設置包括娛樂設施、141間商鋪、79間小店、200個攤位(提供給原先佔用此區的流動攤販),通過開發商和社區民主決策的程序建立合作社管理委員會,廣納小販、店主、地方政府與各界專家意見,讓早期的流動攤販不但參與規劃過程更成為商區成員。

第二個案例的基地位於前例西側,此區貧窮者佔用的居住空間,透過社區參與建立土地信託機制,最終完成社區住宅更新。第三個案例基地規模甚廣,位於梭羅。因應 World Bank 基礎建設計畫,Antonio 團隊透過專案傳授當地居民「釣魚的本領」,經集體討論規劃方案後,社區自力營造道路、房舍和公共設施,改善原先淹水、充滿垃圾、養豬場及豆腐加工排出物的社區河川汙染環境,讓先前髒亂的貧民區轉變為整齊的住宅區,居民也學會自行清理垃圾並運用沼氣發電,陸續找到了謀生的工作。

 

Presentation © Antonio Ismael Risanto


 

攝影、剪輯、文字 / YS. HSIEH 
封面影像 / Henry WU
特別感謝 / 原典創思團隊

延伸閱讀

社區交往|共創城市社區交往 – Chawanad Luansang (Community Architects Network)
社區交往|Pop-up for the City – Floor Ziegler (City Maker)
社區交往|青年也能創建城市 – Alex Gilliam (Public Workshop)
社區交往|從填補縫隙到織起公共生活 – Ryan Reynolds (Gap Filler Christchurch)

更多社區交往情報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