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關於作者
    施承毅
    -
    英國萊斯特大學博物館學博士
    荷蘭安荷芬設計碩士
    臺大建築與城鄉碩士

    研究主題為人在空間中的感知、人造環境與物質文化中「設計與社會」的互動與關聯。近十餘年,投入博物館/展覽策劃、內容研發、敘事設計、空間研究,致力於從內容出發的展覽規劃設計,為觀眾打造生動的展覽故事與親切的空間經驗。

步行與城市

「步行」是人類古老的本能,古人以步、趨、走、奔來描述不同的行進狀態與移動速度;在空間與城市研究領域,先是昂希.列斐伏爾(Henri Lefebvre)提出節奏分析(rhythmanalysis),用以捕捉某地日常生活的特性和靈魂,吸引一群群學人以經驗研究方式投入城市觀察 1。而步行,是其中最受關注的主題,又常以「路徑」與「速度」來切入,比如說:孩子如何上下學?上班族如何通勤?觀光客喜愛什麼漫遊路線?下班徹夜買醉的人們又如何行走?老人、小孩、女人、男人、遊民、漫遊者,在城市用什麼樣的速度與節奏行動?以上總總,與都市結構、產業、活動交織在一起,城市的獨特識別性也就慢慢呈顯。

而「步行城市」,一直是世界城市規劃熱烈討論的顯學。在快速發展的東亞城市裡,更是為了回應都會過度發展、建物密度高、開放空間少、環境品質下降的城市現實而興起的反思,其目的至少有三個:

一、對於城市交通,步行城市規畫常連結其他交通方式,例如與火車、公車、自行車的共構與銜接,營造多樣遊歷城市的形態;
二、之於永續發展,鼓勵步行能減少市中心的溫室氣體排放;
三、之於城市文化,步行城市關注街道與公共空間的可及性(Accessibility),期望讓開放空間轉成各種市民生活、社交的場所 2

因此,談論步行城市,已不僅是城市交通的一種方式。步行,是不同市民與人群「接近城市的方式」。相較於汽車,步行的「速度」更能以身體感官體驗城市風景;相較於地鐵,步行者擁有「路徑」的過程感知,不只是點到點的運輸而已。因此,有學者稱為「自我定義的編舞」(self-defined choreography),換句話說,日常生活中,透過身體行動、行走,連結想抵達的數個地點,或走、或停、採用自我決定(或當下被迫)的速度、用感官與社交行為,和城市內涵與人群近身相遇,創造出個體在城中的感受、經驗與回憶。

用步行體驗城市的魅力

在英國中部的小城市萊斯特(Leicester),有一條擁有神奇魔力的古道—New Walk。最早建於1785年,全長約1.1公里,只能步行,不能行車,少了車輛的引擎與喇叭聲,人們馬上覺察行走其上的特殊經驗,成為萊城居民最愛的道路。它一端從市中心起,有一些小店、社會福利機構,還有一些酒吧,週末吸引許多下班徹夜狂歡的人們;繼續往南走,還能銜接其他步道,通往火車站或其他區域;再繼續走,會遇見1890年遷建于此的聖史蒂芬教堂(St Stephen’s Church),不遠處還有New Walk 博物館,是大小朋友最愛的寓教於樂場所。接著,週邊還有許多綠意蔥蘢的公園與萊斯特大學校區,兩旁多是古意盎然的維多利亞時代建築,最後,通向舉辦大型活動的維多利亞公園。

00 New Walk by 施承毅 圖:New Walk 解說牌,提及請尊重這條步道僅供步行已經超過兩百年。

01 New Walk by Priya Lin
圖:New Walk 氣氛:即使無人也不覺得蕭索。(攝影/Priya Lin)

無論是上班族、留學生、大人、小孩、或是遠到洽公的人們,總能在這條路上的各種場所交會,產生私人又共通的經驗。這一條路,平時是人們通勤、通學、前往市中心辦事的「生活路徑」;到了假日,又成了不同市民偶遇的「社交空間」:在酒吧裡,外地來的上班族能和留學生聊各自家鄉、孩子與大人在博物館一起看展、在公園裡,人群各占一區、或野餐、或看表演,身邊的人可能是大學裡用腦過度來放鬆的師生,也可能是租屋者,或做禮拜的人們。每一個待過萊城的人,總能說上幾句自己在New Walk上不一樣、但美好的經驗,一段段「既個體又集體」的回憶,產生了與萊城的友好連結。

02 New Walk by 施承毅圖:聖史蒂芬教堂 St Stephen’s Church03 Victoria Park by 施承毅圖:靜謐的維多利亞公園

這是步行的魅力,也是一座城市能作為步行城市的魅力。在北臺灣的新竹市,房子不似六都那麼高,有著適合步行的城市尺度。乘著新竹風,一段段的夾雜綠意與生態的路徑漸漸整理出來,並一點點連結路徑旁的公園、廟宇、學校、社區、博物館、歷史建築、水圳等,有時還會發現可從前門進、後門出的店家,穿過街區饒富趣味,讓探索城市不再只是冷氣房或消費空間,有更多待在戶外,細細品味城市生活的場所。期待不遠的未來,由點連成線、由線交織成面,新竹市民就不用再羨慕歐美的步行城市了。

04 HsinChu by 施承毅
圖:步行在見證新竹城市開墾的隆恩圳旁05 HsinChu by 施承毅
圖:鬧中取靜,敞徉在新竹之森中

結語:讓生活起舞

地理學家David Seamon 用地方芭蕾來形容某地日常生活的規律性 3。 而一座好的步行城市,是容納不同人們的生活使用,進一步允許探索、發掘自身的意義,更好的是從漫步中還能發現一個個驚喜,並在步行路徑中找到短暫的安頓感。如果城市是一座意義豐富的集合體,步行,讓人們的生活片段交織起舞,只要你願意,就能組成屬於你的城市原滋原味。


1 Lefebvre, H. 2004. Rhythmanalysis: Space, time, and everyday life, translated by S. Elden and G. Moore. London: Continuum.
2 可參考 西雅圖2019-2022步行城市計畫
3 Seamon, D.1980. Marketplace as place ballet: A Swedish exampl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