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在斯文里三期公辦都更核定之後,政府作為實施者便開始介入,而臺北市都更處經營科承辦人宋豐荃這時也才真正進入負責團隊中的工作。豐荃在這個案子裡負責的是水電停用與點交作業,訪談中她不斷提到這個社區的特殊性,在整宅裡總共260戶中有超過半數以上的弱勢戶,極高的老人人口比例,從今年的2月14日核定到5月18日拆除只有三個月的時間,就必須把這些任務全數完成。

一生當中 最特別的「搬家」

「這跟一般搬家不一樣,這件事情可能在人的一生當中不會遇到幾次,像我們也是第一次處理。」在都市更新事業與權利變換計畫核定之前經營科團隊其實都沒有遇過這些住戶,因先前是委託都更中心進駐協助,一直到核定後第一次發拆遷補償費才遇到非常多的所有權人。斯文里三期的260戶中,部分公有產權分別屬於財政局與環保局,兩個局處必須負責公有產權戶內的點交,最後再點交給更新處。

豐荃的工作是負責協調、分派及控管所有點交作業執行進度,一直配合到拆除之前所有事情都要準備好。針對另外216戶私有產權戶,團隊中十位承辦人每人負責約二十戶,一戶一戶追蹤,了解他們目前遇到的困難。相約點交的時間、水電停用、拆除前因安全因素需要移出的物品等,這些資訊其實都是一個人對二十戶去完成。

28337944 191792244750410 6009461311548607895 o圖:第一次發拆遷補償費的現場能夠直接見到住戶,團隊先將每一戶狀況都先稍微記下,方便承辦人掌握後續狀況。 「點交前必須先找到房子、搬出去、內部清空後才有辦法完成點交。各個管線都必須辦理停用,包含水、電、瓦斯、中華電信等等,過程中針對弱勢戶指派專門的承辦人去協助與追蹤。」原來點交不是把東西搬出家裡就結束了,各種手續比想像中的還要複雜。水電停用透過與道管中心的合作,安排了四個場次邀請自來水事業處、臺電、中華電信及斯文里三期範圍內的三個有線電視頻道直接到現場,讓民眾來辦理申請停用手續。

35930087 229845037611797 3222067285590016000 o圖:拆除建築體時水電、瓦斯的管線是比較危險的,管線停用之外,家中不能留在房子裡的物品一併移出後,才能開始作業。

當案子開始緩緩滾動,法律給予了一個架構可以依循,但還是不夠。因此都更處經營科尋找曾經有公共建築拆遷經驗的團隊來討論,像是專門處理台大紹興案台大城鄉所的黃麗玲老師,去了解當時台大城鄉所的學生進去協助台大紹興原有的住戶搬遷到中繼住宅的各種細節,也促成了後續弱勢輔導的委辦案。

眼看著時間就要不夠,但該做的還是要盡力達成。聽著她的語氣,可以想見這些東西背後不斷討論碰撞出的共識,是如此堅定。「有些弱勢的住戶他其實不像一般人可以很快地重新融入一個環境,透過家訪、委辦團隊整理的資訊回饋給我們,我們再與不同局處的單位討論跟協助。」

住戶們離開住了幾十年的房子該如何重新開始生活?團隊的動作沒有停下來,家訪追蹤弱勢戶搬到新住處的狀況,同時也與社福中心保持聯繫。像有些住戶搬到南港去,他們的社會支持網絡就必須重新建立,後續還要透過家訪追蹤他們社會支持系統接軌以及適應的情況,協助他們在一個新的地方重新建立連結。

從「生活」尋找能夠彼此同理的契機

「這個案子比較特別,社區裡面的人很多是弱勢、要不然很多就是年老了,這個房子五十年當中的很多人也已經六七十歲,所以你真的要他聽『懂』什麼是都市更新、什麼是權利變換,我覺得有一定的困難。」不論是從前階段的駐點溝通、法定上的公聽、聽證會之外,還有很多小場次的說明會、創意的行動與工作坊等等,面對社區裡的不同角色有不同的做法。像是針對產權疑慮戶多做了幾次的說明會,協助他們取得產權,才能在更新後換回房子。

各式各樣的行動的背後都隱含了社區營造的概念。比起房子「一坪能夠換幾坪」,她更希望居民們的思考能回到「生活」這件事。開啟討論,社區與實施者,居民與居民關係之間的重新連結,對於生活的想像願景需要更多時間一點一滴堆疊、建立。

「我們比較重視的是:當確定要都更,這個房子逐漸老舊窳陋,在更新方案已有一定的技術程度之後,我們怎麼用社區營造的方式跟大家產生信任,一起達成都市更新這個任務。」加上有些人其實還是無法理解,那就得靠社區中的「交陪」產生信任,才有可能讓這件事情能夠達成。豐荃說,常常遇到居民在第一個階段一直跟你講第五個階段的事情,其實都源自於太多艱澀的名詞、繁瑣的法律程序,還有長期以來對於都市更新的各種迷思。

31064405 208301363099498 4778928559036851903 n圖:當點交、搬家作業進入倒數,社區經過大掃除之後舉辦了道別前夕的團聚活動,所有在整宅留有回憶的人都可以回來看看,好好地對這個地方說再見。

不間斷地溝通是非常勞心費神的事,但斯文里三期公辦都更團隊還是自闢戰場。問起創立粉絲專頁的原因,第一個當然是希望居民可以透過這個平台了解現在正在做的事情,但有時處理到後來才發現最難的部分反而是「人」的問題。「那些法律程序或是財務計算都有一定的標準,但是人的問題就相對難解。人跟人之間的問題很多時候擴及了信任、彼此連結的斷裂,或是一些資訊的不透明。」

甚至有些流語會在社區裡面不停地蔓延,「要一再一再一再的強調!」她的「一再」說了三次,也許是因為都更案曾發生太多私下約定的狀況,才更希望可以翻轉過往的形象。如果公辦都更原始的定義上必須公平、公正、公開,那在社群網站上面建立粉絲專頁就是希望消弭社區之間的不信任,任何規則和正在進行的事情都可以在上面找的到。

點開粉絲專頁,可以看見一個公眾議題慢慢開始被大家討論的過程,從一開始發布社區內的消息,到後來的影像紀錄、點交夥伴們的日記,拆除的縮時影片全都放上去,那些原本可能一起被拆除的空間記憶被好好的收錄起來。漸漸的,貼文下面開始多了分享、拋出各種問題的留言,還有為大家加油打氣表示謝意的人。刻意去觸碰議題是一件麻煩的事情,卻開啟了彼此同理的契機。

32072902 212604269335874 2024196525868974080 n圖:整宅裡的社區牙醫顏伯伯雖尚未同意都更,也不想為難公辦都更的進度及住戶們返家的期程,團隊同仁幫忙搬出一些大型的牙材、看診椅。

無法更新的記憶 是城市深層社會網絡的基礎

陪著住戶們對老房子道別,點交作業進行時豐荃與一起工作的夥伴們累積了一身的故事,她發現很多人扶老攜幼的來看房子的最後一面,每個小小房間中的記憶在點交的過程中都可以問的到。遇到居民延後相約點交時間的經驗也是有,最後真的問到原因,才知道是因為前面兩次時間屋主的小孩都沒有空,想要等到他的小孩下班有空的時間一起來點交。

「一個空間的確是乘載了非常多的回憶,大家是有感的。在整理空間的過程當中這些一代代的東西最後就可能就是,不見。儘管他們也都知道這個地方已經不太能住了。」親眼見證空間的消逝是豐荃難以忘懷的畫面,一個更好的生活樣貌是每個斯文里居民的期待,卻不能取代他們身後那份屬於「家」的情感。

30167549 209195036343464 6147222238859549338 o圖:住戶們在搬家整理物品的過程中,也重新複習了一次過去生活的記憶。

「其實我們也發現更新空間結構上的改變會直接影響到社會結構上的改變。」豐荃打個比方,加蓋一座電梯都有可能讓社區裡的人吵得不可開交,最後電梯弄好,一半的人也都搬走了。何況是把房子拆掉再重新蓋一棟呢?討論公共事務與空間轉換的過程漫長難耐,人跟人之間原有的連結也變得脆弱。「在結構轉換的過程當中我們希望那些社會原本的人際網絡可以繼續連結,甚至透過這個過程可以變得更加緊密。」

很多更新案更新之後,就不再是同一批人了。更新後房子常常會變得偏向豪宅的形式,大家可能把房子就賣掉,再換到另外一個地方去住。這是這個案子裡想要去挑戰的,最後規畫出來的更新單元都沒有太大,是以居民們之後都可以繼續住的起為基本原則。

「過往都更的時候常常都只針對有財產的人進行,在機制上面只有財產權人可以加入這個遊戲,但我們希望讓『居住權』也能夠被彰顯。」弱勢戶中實際住在這裡的非所有權戶(租戶)也希望盡力照顧,列入各項配套的討論。這個照顧當然沒辦法持續永遠,但是面對空間轉換的不安與調適,所有住在這裡的人都是一樣的。

執行最艱難的挑戰 成為最大的收穫

這個龐大的工程乘載的是一個生活願景,整宅是一個歷史共業,涉及到公有產權、弱勢戶,兩百多戶的更新單元是一個很大的數字,這樣的特殊性使得公部門不做,其他單位也很難做得來。豐荃覺得,能夠促成這件事在士氣上面也給了政府部門很大的激勵。「任何都更或是城市規劃相關的東西其實都是整合性的,如果只有一個更新處想要施力的話其實沒辦法達到。」

在與各個部門溝通的時候,過去跟社會局要一個資料可能發公文過後又要過好久東西才會回來,現在可能直接透過網路群組,一個電子檔就馬上拿到了。當改善生活的必要與緊迫性大家都認同,所有人的力量就會互相加乘,幫助政府將心力投入到具有公共性跟公益性的地方,自己在團隊中努力就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回想先前醞釀了三個月的工作歷程,直到5月18日開始拆除的那一天,所有人的情緒都是很高昂的。

時間壓力是這次其中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想到的、能夠做到的就盡量做了,但是如果更細緻的去做當然可以有更好的解方。」第一次的經驗不足,只好盡力邊學邊做,跟居民們一起。從駐點、找專業團隊討論與紀錄,安排各個方案的配套措施,挑戰公部門的作業流程與繁複的公文程序,還沒有辦法做到那麼完整,但種種經驗都在這一次又向前跨了一步,希望也能延續到往後更多整宅和都市更新的案例上。

39883504 281532799109687 649444384240041984 o圖:8月23日斯文里三期整宅的拆除工程已經告一段落,架設好基地四周的圍籬,準備開始下一步的進程。

一個地方要凝聚對生活的共同想像,可能是從都更程序開始走的更早之前就開始進行,需要更長的醞釀期討論比較大的願景,並不會只有都市更新這個一解法,還有各式各樣的方式可以想像生活如何繼續往下走。豐荃說,如果有更長的時間可以與溝通,也期待這些過去的一些故事跟記憶能用建築設計的手法去轉譯,讓原本和未來的建築可以有所連結。

未來的斯文里三期公辦都更案,有了一個由社區居民共同選出的新名字—斯文首善。目前公有產權分回的空間,預計作為公共住宅以及後續斯文里一期、二期及蘭州整宅更新過程使用的中繼住宅,相信這回參與斯文里三期公辦都更的每一個人,都期待未來回到斯文里,再次重新相聚的時刻。



image © 臺北市都市更新處 斯文里公辦都市更新

訪談、校對/宋豐荃
採訪/SR. WANG, YS. HSIEH
文字/SR. WANG
特別感謝/臺北市都市更新處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