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你知道台北曾經是一座湖,而街道底下也許還流著供我們生活的河水嗎?
城市快速發展,人們和自然的距離變得越來越遠,土地因為水流過而繁榮,沿著河水生長出來的街道漸漸形成我們今天所看到的街廓樣貌,但是我們卻忘記了。

想像,當街道多留了一點空間給大自然,與河水綠樹一起生活會是什麼樣子?
重新打造一條與自然共生的街廓吧!

街道與水文遺跡

臺北盆地地勢低窪,曾是大湖。未闢成市區之前,水道縱橫處處湖沼,為少見的亞熱帶水澤地景。漢人入耕後,由於需要引水灌溉,便將自然水空間改建成埤圳,水空間與人們生活仍然密切。臺北的舊地名中,常常可見埤、陂、坡(「陂」的誤寫)、梘等。日據以來,因臺北快速成長而進行的市區闢建,幾乎完全不和這些水空間協調,激烈改造的結果,使臺北失去獨特的水環境,人和自然的關係也永遠改變了。

二十世紀初期,臺北市的水空間數量仍多,甚至還存在某些大型的水空間。除了主要河川外,大型水空間主要分為兩類:

  1. 水圳系統,例如瑠公圳,十八世紀完工時總長即達20公里,灌溉面積12平方公里。
  2. 埤塘,其中最大的應是「坡心埤」,位於今日復興北路、市民大道起,向西延伸至延吉街,向東南延伸至信義路、光復南路口,其中一段就是今天的安和路。坡心埤形狀彎曲,佔地 約100公頃,故稱「大彎」,後來改名「大安」就是今天大安區名稱的由來。
    其他還有民生西路的雙連埤、和平東路的龍安陂、松山的永春埤、南港的後山埤、大直的大肚陂,以及內湖的內湖大陂等。另外,臺北府城西門外原本也是一處大型溼地。


只不過,日治以來的市區闢建和拓展很少顧及水文,這些埤塘水圳都被填平成為道路或是建地。然而,如果我們仔細比對市區道路和舊水路的關係,還是處處可見臺北市和水的密切關係。例如,安和路是坡心埤舊址道,忠孝東路頂好廣場一帶之所以和格子狀道路出現斜交關係,因為正是最早坡心埤的形狀;大安路、永康街和延吉街是由瑚公圳支流改築而成;內湖明水路則是基隆河截彎取直前水道的一部分,就如士林基河路為基隆河的廣河道一樣。許多街道名稱也和這些有關,如前港街、後港街、通河街、港墘路和濱江街等。 

1
圖:將1895年的地圖套在現今的街道格子上,未必很準,不過仍可看到西側的雙連埤和中間偏東的坡心埤,以及再向東的永春埤、後山埤,基隆河以北也有埤塘。坡心埠中間一段向東南斜延伸的部分就是今天的安和路。(圖左下圓點為臺北車站,右下圓點為臺北101。)

除了水的因素以外,臺北市中山南北路以東街道,凡是和正南北格子有出入的路,背後一定有故事。包括老城牆轉了13.5度(中山南路、忠孝西路、愛國東路和中華路)、老機場(光復北路以西,健康路至民權東路)、老鐵路(市民大道)。延吉街、市民大道口至光復南路、仁愛路口的彎路,是原本連到兵工廠(信義計畫區)的鐵路改建而成。

2
圖:
1.老瑠公圳和現在都市街道的套圖,未必很準確,但可看出臺大校園是瑠公圳進入臺北盆地的重要地點。許多人仍記得加蓋前新生南路上的老河溝,不是老瑠公圳,而是被拉直的排水溝。新生高架橋確實是架在瑠公圳上,最北一小段還可看到水。
2.東側延吉街很明顯的是老水道。基隆河是臺北市整形最多的一條河,沿河幾條曲線的道路就是老河遁的痕跡。城牆、鐵路和二戰時松山機場的疏散跑道都形成了和正北有角度的街道。

開放空間.山與河

臺北市區內山河所占的比例約為55%比例雖大,但受地形和河堤的限制,河川高灘地或四周的山地、坡地並不易到達,無法成為市民可使用的開放空間。另一方面,臺北市的可用綠地也遠低於亞洲其他大城。依臺北市現有都市計畫,公園、綠地及其他開放空間共計1,067處,面積近2,000萬平方公尺。至今已開闢八百多處,面積為近1,400萬平方公尺,已開發數量約占計畫數量的70%。

都市計畫公園綠地覆蓋率則有7.29%平均每位市民享有公園綠地面積近7.44平方公尺,約2.3坪。已開發的公園綠地覆蓋率為5.04%平均每位市民享有公園綠地面積近5.14平方公尺,約1.55坪。若扣除河濱公園、保護區、風景區等不易到達的開放空間,面積近700萬平方公尺之後,比數字上所感覺到的要少得多。

在八百多處已開闢的開放空間中,接近40%的面積在2,000平方公尺以下。這種小型公園,是除了街道以外,日常生活中臺北市開放空間的主角,也是社區較易到達及使用的空間。

3
圖:市中心區大公園不多,主要是眾多的社區小公園。繞在市區外的河灘地和較低的山丘,是市民常用的開放空間。

從前述數據可知,臺北市區極度缺乏綠地和市民活動空間,都市生活與開放空間關係薄弱。儘管四周山水雖多,但水邊有堤防阻隔,高灘地行水區不可種樹,一年中有大半日子太曬;山區有坡度和水土保持的問題,也不容易使用。除了市民活動空間不足外,市區綠地少又無法構成大系統,過去也不曾考慮都市通風降溫的問題,現在更面臨節能永續等課題,臺北市特別難對應。

都市小中庭.鄰里公園與學校運動場

臺北市約有半數的公圍面積介於1,000至5,000平方公尺之間,這些小公園通常位於社區鄰里巷弄街廓內,彼此無法串連,獨立且區隔的「種」在個別生活區塊內,形成周邊公寓的共用中庭,是都市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調色盤。不僅提供了緩和擁擠住宅街區的綠地,更是小孩、老年人生活中不可少的空間,也是社區的精神象徵。

小公園最早出現在1970年代的臺北市都市計畫中,少數有遠見的專業官員體認到臺北市的擁擠,以及法定開放空間的不足,於是趁地價尚未飆漲之際,說服市長和議會,連續幾年編預算徵收小公園用地,才有如今數百座讓市民在擁擠環境中可以稍喘口氣的「小中庭」。

仔細觀察這些鄰里小公園,可以發現其中的共通點。綠地、兒童遊戲場、涼亭及小廣場,必定會出現在每座小公園中,似為公園的構成元素,直覺的畫設出鄰里公圍的地景規劃公式,也滿足了各個年齡層市民的基本需求。公園的休憩與綠意雖被零散切割而缺乏整體意象,卻是最真實的常民生活景觀;在公部門的漠視與放任之下,混合並存的平衡環境,成為促進市民互動與凝聚社區意識的熱點。

有些小公園內的喬木長到了五、六層樓高,大多繞在公園外圍,樹的種類因時期而不同。從公園內灌木和草花的狀況可以反映當地社區照顧小公園的程度,也可以看出這座公園在社區裡的地位。此外,小鄰里公園內幾乎都可發現遊戲場或是人行道旁的桑樹,通常只有一、二株。除了小葉桑是先驅植物外,或許跟某個時期的大力推廣有關,也不免讓人聯想過去小學生都有「養蠶寶寶」的作業。

2628oYnAoiIzAEeA 001
圖:鄰里公園密布在臺北市的住宅街廓中,面積都不大,在1,000至5,000平方公尺之間,宛如高密度居住環境的公共中庭。中小學校園,也加入臺北市的綠地和公共活動系統中。

除了小公園外,因為市民對開放空間的迫切需求,中小學校園成為都市開放空間系統的一部分。自1990年以來,有153處小學、62處中學的運動場與綠地,於每日上午5:00至7:00、下午5:30至9:30,假日與假期的上午5:00至下午9:00開放供市民使用。

這些開放空間大部分就在家門口,市民不需費時前往河濱或郊區,就可以運用綠地與運動設施。再者,校園內的綠地空間、運動場設施都有一定的品質。這種時段性的開放機制,使社區學校在非教學使用時段,成為市民運動、活動與休閒的場域,有條件的扮演都市開放空間,增加了學區內、鄰里單元間的社交地點與網絡。對於已被混合使用小型商業所斷續干擾的社區生活來說,更憑添了緊密鄰里單元的機會與地點。

地狹人稠的臺北,「分時使用」的浮動機制在使用開放空間的尖峰期,多少補足了數量不夠的鄰里公園與綠地,更有效率的利用中小學校園。這是臺北的另一種「混合使用」。

本文經 臺北市都市更新處 授權轉載,
原文取自《臺北,原來如此》,第15、26、28章節,2013年4月出版。


延伸閱讀

依山小綠洲:尋找水圳的公共性(上)
依山小綠洲:尋找水圳的公共性(下)
台北鄰里公園翻轉計畫—周育如
大台北地區水圳、溝渠
TAIPEI FROM THE RIVER-從自然河川的角度發想台北城



 

關於 我的小街廓 Free Street

“我的小街廓 Free Street”是一個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街道設計工具,透過自由開放的線上操作、貼近在地城市元素與主題式的架構,期待擴大步行與相關議題的討論,邀請市民一起共創未來街道想像。人人都是街道設計師,也許你還不曉得,就從留意生活周遭的大小事與改變習慣開始!

設計自己的城市街道→ http://free-street.urstaipei.net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