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在九月初的某個上午,距離地方選舉只剩下兩個多月時間,公共住宅、社會住宅的議題再度獲得大眾的一些關注,我們來到崔媽媽基金會,和受邀採訪的呂秉怡委員、林育如主任聊聊公共住宅的全貌。

當一般人聽到公共住宅,聯想到的大多是「政府提供的住宅」、「出租給大家的」、「很難中籤啦」,這些常出現在民眾腦海中的印象。透過政府的政策宣傳,與媒體的大肆渲染,民眾對公共住宅停留在片面想像,而實際上的公共住宅除了提供硬體作為民眾的棲所,對於整體社會還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公共住宅中的新居住文化

在我們現有的社會文化中,「居住」是與眾人息息相關的議題,隨著都市化帶來的人口遷移,越來越多人聚集於都市中工作、求學、生活,而為了容納高密度人口,住宅形式也跟著改變,都市中出現越來越多集合式住宅、公寓大廈,如今已成為都市最顯著的標誌。台灣早期的居住文化,常使人聯想到眷村,一群擁有相似背景的軍眷組成一個社區聚落,鄰里間的交流與互動非常緊密。如今的居住文化卻逐漸沒落,都市中公寓大廈的鄰居彼此不熟識,屬於過渡族群的租客們與外界難有互動機會。智能化的物業管理方式興起之後,門禁卡、磁扣更阻絕了鄰居串門子、遇到緊急情況能直接向鄰居求助的便利性。大樓中分割成多個家戶,每個家戶像是被隔絕的個體,只在專屬於自己的幾十坪空間內佔地為王,要在都市中建立社區意識,比起以往更難了。

要建立起台灣新的居住文化,公共住宅是目前較有機會進行實驗的場域之一。公共住宅只租不賣的性質,代表公宅所面臨的族群可能經常變動,不會是長期穩定的某個群體。面對這些在都市中以租處為生存據點的人們,如果能讓他們在公宅中感受到「家」的歸屬感,並對整體社區有認同意識,使正向的流動與互動在公共住宅中發酵,進而使都市更適合人居住,使它能承載更多人的記憶與情感。而要在公共住宅中建立此居住文化的第一步,可以先由培育種子住戶開始。像是臺北市政府都市發展局目前提出青年創新回饋計畫,由青年提案並經過徵選機制,獲選的青年可以優先入住公宅,並且必須逐步將回饋計畫的內容完成,成為社區意識培養與互動的先驅者,藉由這股原動力激發更多住戶之間合作與往來的可能。以及透過公共藝術的共同參與、住戶之間一起團購日常用品,也都可能提供機會讓鄰居們互相認識,進而產生更深的連結,培養出更緊密的社區感。讓公宅的住戶不只是一群承租六年的過客,而能產生鄰居間彼此的交流情誼,進而建立對社區的認同。

照片一 1
圖:2017興隆社區舉辦二手市集—「一起尋寶趣」

公宅中的多元與融合


從安康平宅到興隆公宅,弱勢戶的生活大風吹

回到公宅最初要解決的居住議題,「社會住宅」中的「社會」兩字,代表的是公宅中在當代應含有的社會福利性,因此對弱勢者的權利保障是萬萬不可忽視的。在興隆公宅的案例中,可以看見弱勢家戶在居住上的特殊境遇,興隆公宅的基地原為安康平宅,在現有的建物老舊情況下,將此區更新改建為興隆公宅。而原本安康平宅的住戶,則陸續搬遷至完工後的「新」公宅內。安康平宅內有高比例的弱勢住戶,包含單親家庭、獨居老人、身心障礙者、低收入戶,這些社會邊緣群體所在的安康平宅,常傳出治安上的疑慮,因此使外界對其印象掩上層層神秘面紗,也使該社區有多個社福機構、非營利組織工作站。搬家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生活巨大的變動與斷裂,對於弱勢戶來說影響尤其劇烈,其原本所依賴的社福資源,與建立已久的社區網絡、人際關係,在搬遷到興隆公宅後該如何延續,並建立起新的人際關係與生活,是一大挑戰。


舊生活的延續與掙扎

安康平宅因住戶的特殊性質,造成該地區出現長期依賴福利的現象,許多住戶已經習慣社福單位長期的介入與給予的資源,自身面對現實的能力消失了,積極想改變生活條件與處境的人,更可能成為鄰居眼中的異類、沒事找事做的人。搬遷至興隆公宅,等同於將他們從與同溫層中拉出來,安康的住戶將面臨到:

  1. 鄰居不再全是和自己一樣的弱勢者
  2. 社區中有更多活動與工作坊提供住戶參加
  3. 在可負擔範圍內提升租金至合理價格


在這個搬遷、轉移的階段,這些弱勢戶的適應情形需要被關心與承接,除了硬體的居住環境獲得改善,那些看不見的實際生活與人際關係更需要追蹤與協助,這才是其中最脆弱的核心。

 

搬遷後的適應狀況

安康平宅中除了高齡者、獨居者、無法搬遷者會繼續留在原處,其餘的家戶都遷至興隆公宅內。在崔媽媽基金會協助輔導的90個弱勢戶中,有20%的住戶與社會有較大斷裂與落差,常有問題出現。針對這些少數適應狀況較差的住戶,社會住宅推動聯盟的林育如主任說到:「當這些住戶發生一些問題,代表的可能是他的某個家庭功能遭遇困難,持續地高度追蹤,才能以積極預防的方式幫助他們度過這個階段。」搬至興隆公宅後的安康住戶,要重新適應的事情其實不少,包括租金一開始以原價一折計算,慢慢調升至四折;原有的住宅空間大幅改變,必須適應大樓型態的管理與公共空間維護;脫離同溫層後,與一般戶的磨合相處。各種面向的轉變對安康住戶來說都是一種挑戰,但這也是使其重新擁有能力回到社會群體裡的第一步。


一般戶與安康戶的互動

面對一般戶與弱勢戶的相處情形,最大的差異仍是生活習慣的不同。有些不符合常人理解的習慣與行為,其實是安康平宅長久下來特有的文化習慣,如今生活的環境改變,安康戶需要花費時間來改變習以為常的行為模式,以符合新公宅的規範與文化,但回到住戶特性來思考,在協助安康戶的同時,或許有更多差異化的需求和性格,需要仔細評估,判斷是否該讓一些特殊住戶留在原來的安康平宅,而非認為遷至興隆公宅就是對他們最好的選擇。

目前一般戶與安康戶的互動,不因身份的差別而有特別的衝突與融合,在「混居」的概念下,也不會特別對身份做刻意標誌,兩者的共處就像平凡的鄰居樣態,需要時間累積默契與包容心。在這個磨合的階段,安康戶面對自己弱勢者的身份,有些人持正面想法,有些人則因長期接受社福資源照顧,將外來的幫助視為理所當然,因而仗勢「弱勢」的角色,撐著霸道的保護傘。

一般戶面對安康戶時,也沒有一定的反應或是聲音,取決於一般戶的個人價值觀,而影響他們對安康戶的看法,以及敞開心胸的程度。面對有些一般戶可能存在既定觀點,也只能不斷努力與其溝通,並透過生活中更多相處與瞭解,來打破對彼此的原有印象。

照片二 1
圖:公宅中的多元需不斷努力與其溝通,並透過生活中更多相處與瞭解,來打破對彼此的原有印象。

校稿/財團法人崔媽媽基金會_呂秉怡執行長圖片提供/社會住宅推動聯盟_林育如主任
特別感謝/經典工程顧問有限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