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公宅中的那群人、這些事


青創戶:用我的創意回饋公宅!

為了讓公共住宅能生有更具體的「靈魂」,而非只是空洞的硬體、毫無任何生機與人性,在各項的公共住宅招租計畫中,除了適用一般民眾的抽籤制度,政府也保留一些名額作為實驗計畫的操作空間。目前「青年創新回饋計畫」以健康公宅基地為首要嘗試,這些獲選入住的「青創戶」都有各自回饋公宅的方法,像是能提供法律諮詢的律師、有照護小孩專長的保姆、電影專業的導演提出要為社區拍微電影等。青創戶被視為公宅中橫向流動的一股原動力,希望能藉由青創戶帶領的活動、工作坊,以及他們較高的參與公共事務熱情,來成為公宅中的領頭羊與先驅者。

如今面臨的問題是青創戶入住公宅之後,參與公眾事務的熱情與程度逐漸產生落差,有人持續熱心地關懷社區事務,有人則照自己原先訂的回饋內容,有做到、做完就好。另一方面,青創計畫在公宅興建完成後才對外徵件,但它應早於公宅興建,依據計畫中的需求和構想,來研擬公宅的空間規劃與配置,使青創計畫具有完整的主體性。


住戶:我租到好房子!

一般住戶中可見各式各樣的家庭與需求,但在公宅興建完成前,通常無法得知公宅的客群為誰、從何處來,因此曾有建築師提到,要做公宅的規劃設計很困難,等同於憑空想像一群人的需求和樣貌。且公宅中的租戶可能3-6年就換一批人,住戶的流動率高,難以規劃出最合適的公共設施。儘管一開始的規劃設計符合需求,但當換過一批租戶之後,客群與使用情況便與一開始不同了。

不同住戶性質對空間的需求也有所不同,目前公共住宅中提供給身障族群的無障礙房只有5%,使得身障族群無論在外頭的租屋市場,或是在公宅中的處境都同樣艱難。而在國外的公共住宅案例中,有針對單親家庭做的空間規劃,將小孩的遊樂空間設置在廚房周邊,讓母親在家務忙碌而分身乏術時,仍能看照小孩。


物業管理:阿伯,這個我幫你處理!

龐大的公共住宅家戶中,需要物業管理系統以維持日常庶務的運作。正如台灣的公共住宅仍然太過「年輕」,目前接下公宅物業管理工作的團隊公司,先前多不具有公宅物業管理的經驗。而物管公司處理完報修、收發包裹等事項後,便不再有空閒能參與或處理其它社區事務,面對住戶的各式各樣要求,不時會有種客戶與廠商之間的不對等感覺。而面對住戶丟出的眾多問題,只能累積時間與經驗,逐漸掌握公宅住戶的特性。


社區活動:住戶凝聚起來!

比起一般公寓大樓,公共住宅的社區活動更多元頻繁,強調住戶之間的互動與社區感,進而形成能夠包容異質性的居住文化。根據崔媽媽基金會長期駐點的觀察,親子活動是社區重要的動性,參與社區活動的通常是有小孩的小家庭,而單身的獨居者參與社區活動的頻率最低。社區活動活絡與否,除了取決於住戶的特性和習性,也取決於公共住宅所在的位址。例如:以健康公宅與興隆公宅比較,健康公宅位於松山區南京三民捷運站附近,是台北市的核心區位,與外界的連結、交流方便,住戶在外有易達的社交場域和交通方式,因此較不熱衷參與公宅內的活動。興隆公宅位於文山區興隆路四段,在臺北市的郊區,交通相對較不方便,居民參加社區活動的情況較熱絡,更有機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社區意識。

照片三
圖:居民參加社區活動的情況較熱絡,更有機會發展出屬於自己的社區意識。

混居形態下建立社區凝聚力

興隆公宅中的一般戶與弱勢戶,其實不只是公宅案例中出現的兩端特殊群體,回到公共住宅本身的意義與目的,其實一般戶與弱勢戶代表著社會上的各類族群,無家者、單身者、同性戀族群、單親家庭、身心障礙者⋯⋯,無論何種人都可能在公宅中相遇,而這正是公宅本身的社會性、目的性的最佳展現,讓無論何種背景的民眾,在居住權益上都能獲得保障;公宅中的居住文化也得以在多元的住戶間,產生更多的創新與合作可能。

公共住宅中的社區活動,以及由青創計畫為頭帶領的各類工作坊,是建立起公宅中住戶彼此間的信任、對社區的認同感最有效的方式。像是因「只租不賣」的特性,許多傢俱與日用品的購買,讓鄰居有機會可以揪團、分享好康,從中互助與認識。公宅中的公共空間、小菜園,也成為住戶日常交流的場域。這些發生在公宅裡的活動,最終是希望營造出社區感,使人們產生歸屬感與認同感,無論在硬體與軟體上,都能滿足人的居住需求與安全感。相比於現代的都市大樓,人們只有在搭電梯、中元普渡時才能碰到鄰居,相處的時間極少,無法建立完整的社區網絡,公宅將有共同興趣與背景的人聚集,舉辦親子類的活動、才藝與手作的工作坊,藉此產生住戶間的凝聚力。公宅不只是生硬冰冷的大樓,而是有溫度的家。

照片四
圖:位於文山區興隆路四段的興隆公宅。公宅不應只是生硬冰冷的大樓,而是有溫度的家。

校稿/財團法人崔媽媽基金會_呂秉怡執行長圖片提供/社會住宅推動聯盟_林育如主任
特別感謝/經典工程顧問有限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