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翻轉額外開支的思維,想像一個社區經濟的未來

所有計畫推動都需要成本,尤其在這樣新興且須高度跨域整合的工作裡,更無法輕易找到可以快速對接的現成模式,因此特別需要長期實作的經驗作為後續發展的基礎,若相關執行只是曇花一現,將讓過去的努力功虧一簣。我們必須提早開始思考,如何持續取得必要的資源。

首先,我們想先試著提問,這些軟體面的工作對整體社會住宅政策的推動究竟是一個 nice-to- have 還是 must-have,在硬體端,我們已經很習慣投入一定的資源,以建成一個安全、有品質且兼具美感的建築,但軟體端在不同的外部條件下,可能需要仰賴每年額外的預算編列。如果我們相信唯有在營運管理上也投入必要的資源,才能讓整體政策發揮效果(甚至不會招致失敗),那有沒有可能把原先以為是能省則省、或錦上添花的花費,重新視作是讓社宅能順利運轉的一把關鍵鑰匙。

6-共同參與
圖:有沒有可能將軟體端的資源投入視為一種必須?促進更多共同參與。

延續這樣的思維,對實際享受到這些共好成果的居民或周邊社區來說,他們不會、也不應永遠只是被動接受社福照顧的一方,而是推動相關工作的一份子。如果有一天,有更多人是因為認同共好理念而選擇入住,那麼我們將可以更大膽地期待,屆時,或許就能以類似管理費的模式,每月固定收取小額經費,支持這個社區持續投入發展有關社區照顧、社區經濟的各種可能。

在大環境條件許可之前,讓我們重新回到務實的營運面,目前以物業管理為主軸的社區管理是無庸置疑的必要支出,我們可以將某些服務結合進物管機能中,讓既有的管理費也能挹注到空間營運上,從他們原先就擅長的領域出發,如:公共空間的門禁管理、設備維護等,一方面降低開支,一方面搭配社區自主管理的培力進行。當然這中間一定也須仰賴各專業彼此合作、大量學習,正如好伴某場邀集各進駐組織與專家學者前來的工作坊一樣,我們最終得出不同組織間必然要互相靠近,甚至「交雜新生」出某種全新的服務提供模式。

另一方面,若眾人的努力真正產出某些不可取代的價值,相信能一定程度地將其轉化為某種可再投入的資源,舉例而言:一個有溫度、人來人往、充滿可能性的空間,或許能透過場地租借、餐飲、商品販售等模式獲取收益,再以公基金制度回饋到所需的營運開支。而當空間所產生的正外部性能帶動社宅中其他商業空間的經營,那麼即使該空間無法直接獲利,也有機會透過該商業模式的回饋來支持。

綜觀上述,一個計畫要走得長遠,有許多條件要成立,也有不同路徑可以嘗試,同時,我們必須把我們的工作放在時間軸上思考,有些需要經歷錯誤的累積、有些則需要時間的醞釀。此外,我們也可以將社會住宅視作一個實踐社區經濟的絕佳場域,一旦產生可在社區中流動循環的資源,就有可能走向自給自足。現在只有一棟200戶,未來全國的規模達數萬戶,在這樣的尺度之下,我們必然要從最務實的地方開始做起,但同時也要具備想像的勇氣。

在軟硬體規劃上引入開放參與、持續修正的社會設計

此刻,台灣六都有許多社會住宅的新建計畫正陸續展開,但目前居民實際入住的時間不長、周邊社區參與的機會還不多、相關協力、進駐組織的經營模式也尚未成熟,如何在硬體興建和軟體實踐的過程中吸取經驗,並有效回饋到後續的基地建置規劃,將是社宅能否順利推動並且持續進步的一大重點。

在硬體方面,公部門和建築師若能在前期設計階段就引入相關單位的討論,將有助於硬體空間規劃的品質。舉例來說,台中市住宅處便在豐原安康段二期的規劃會議中,邀請目前在一期有執行經驗的社福、醫療單位及好伴一同與會,除了提出空間使用上的實際需求外,也能根據日常觀察居民的使用情境提供意見,例如青創空間應保持隔間的彈性、公共空間開放需考量更多停車位規劃、資源回收室的設置如何兼顧居民和環保局的便利、一、二期的服務資源如何重新整合等。

7-工作坊
圖:社宅共好工作坊中,多方角色共同討論如何找到社宅持續營運的動力,圖中包括住宅處、好伴、社區種子、伊甸社工和前來分享經驗的原典。

除此之外,基地中每個單元(房間)的施工品質,也絕對是成敗關鍵之一。對每一戶搬進社宅的居民來說,這個單元就是他們的家,他們關心這裡的廚房設計是否安全、房間是否通風、浴廁是否潮濕,若對居住環境品質不夠信任,常常要煩惱或處理報修事宜,不僅會造成管理單位的困擾,居民也可能會先入為主地對其他服務抱持懷疑,抹滅其他正面的價值。因此,需要讓居民先放心地安頓下來,才有空間創造更多可能。

在軟體方面,社會住宅除了找土地、找資金、蓋房子、找進駐單位之外,其實還有更多「看不見的議題」需經過充分設計。社宅系統中有許多重要的利害關係人,包括居民、公部門、周邊社區、進駐組織及物管公司,這五種角色對社宅的經營有著關鍵的影響,但他們彼此間的認識卻相當有限。因為存在誤解或期待落差,常常造成不同介面之間斷裂或緊張的關係,我們必須讓各個關係人對於自己在社宅中的角色有正確認知,並能互相理解。舉例而言:居民認為公部門應該要解決他們所有居住上的問題?周邊社區要如何得知、使用社宅中提供的服務?物管公司又該如何從與居民朝夕相處的經驗中,回饋想法給公部門及其他進駐組織呢?此外,所有進駐單位都應該在過程中保持虛心開放的態度,以能回應居民、周邊社區真實的需求為目標,持續動態調整,將專業服務與社宅實務對接。

另外,目前台灣的社會住宅多定位為中繼宅,換句話說,居民總有一天要搬出去。在社區營造的層次,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建立鄰居間的互助網絡,形塑社區認同和共享的文化,將是一個重要挑戰。在這樣的限制底下,個人層次也更顯重要,我們應該發展出一套培力居民的模式,讓他們擁有回應各種現實挑戰的能力,才能在搬出去前,生活品質獲得真正的提升,如:習得一技之長、找到合適的工作、重新建立人際網絡,或打造一個舞台,幫助他們重新找回生活的成就感和自信心。

我們理想中的社宅,是成為下一個世代共同居住生活的典範:在安全、舒適的居住環境中,我們能共同養育孩子、照顧家人、投入工作和學習新知,透過一同參與在社區事務中,彼此理解、互相幫助,好好地生活在一起。

8-屋頂農園
圖:豐原安康社宅的屋頂農園,由居民所組成的志工園丁共同照料。好伴團隊照片
圖:好伴社計團隊,攝於豐原安康社宅頂樓。


image © 好伴社計
特別感謝/經典工程顧問有限公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