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關於作者

    張維真
無論何時來,從重慶北路轉進民生西路,總是車多擁擠。
 
以現在都市的眼光來看,大稻埕最著名的迪化街實在狹窄的可以,更別說附近的民樂街或貴德街。而印象中,每每來大稻埕總是年節前後來,狹窄的街道、車陣中的喇叭聲、南北乾貨琳琅滿目的騎樓、下雨天滴滴答答的雨傘、氤氳中出爐的包子、燙口的米粉湯、總要排隊的油飯、試吃到挑戰身體最高鈉含量的魷魚絲和蜜餞、香火鼎盛到隨時會發爐的霞海城隍廟,這次來究竟還求姻緣不?
 
對年輕一輩的朋友來說,大稻埕可能百年前就此樣貌,君不見郭雪湖的南街殷賑彷彿凍結了時空轉印在膠彩卷軸中,封印了節慶前後喧闐熱鬧的氣味?殊不知百餘年前頂下郊拼後的流浪者在此落腳時也許有些不甘和怨懟,卻意外地碰上清英戰爭後的開港,迎來逾一甲子的商業榮景,孕育出台灣本土歌謠、文化、新美術以及第一個台灣本土的政黨。曾幾何時,大稻埕對年輕一輩的朋友來說,也許尚稱熱鬧之地,但卻榮景不再?

少女時代家中曾在大稻埕經營布行的老奶奶,年餘八十,行動不甚方便,而她那雙佈滿皺摺斑點的手,拿起洋裁用剪刀仍舊迅捷平穩。奶奶說,從前還是小姐的時候,一天裁剪的布料可比淡水河。前兩天才去新開幕日本平價服飾排隊的我著實算不出來:通淡水河直到出海口的布料究竟會有多少尺?

還好,南村落舉行週末的大稻埕街區走訪、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S44舉辦的大稻埕建築巡禮等能讓年輕一輩重返大稻埕時光隧道,重見大稻埕舊時的光華榮景。由淡江大學建築系經營的127公店,在前有茶行,旁有南北雜貨行的迪化街上,獨樹一格,免費販賣新生代的設計力,有時織品、有時影像、有時數位設計。公店保有傳統長形街屋的樣貌,東西仍通迪化街和民樂街,‭ ‬上回在街屋裡轟轟烈烈上演音樂和建築對話展覽時,附近居民阿巴桑在早市結束時,好整以暇的倒拎著一支雞,悠然地從公店街屋借到而過,與兀自矗立在街屋裡的音牆,滿屋牆面的黑膠唱片封面形成趣味對比,被倒拎的公雞輕輕地咯咯兩聲後,與阿巴桑一起消失在街屋後方的轉角,而這個轉角不久後進駐了咖啡店,立了幾把洋傘和桌椅,年輕人可以在大稻埕喝咖啡、吃蛋糕,消磨慵懶大好的青春,而大人們管這叫做都市活化與更新。
 
說都市更新太沈重,容積計算和轉換怎比得上蛋糕的熱量計算和口味轉換來的輕鬆寫意呢?但大稻埕的戲苑百戲上演,永樂市場拼布的花色樣款推陳出新,連叫遠道自日本而來的客人都愛不釋手,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S44舉辦論壇討論大稻埕的傳統、機會與挑戰;輕鬆一點的還有介紹台灣茶葉與茶點的講座活動。而最叫人喜愛的則是在永樂市場前的假日農學市集,市集裡有向大稻埕歷史致敬的晒榖場、有貼心的傳統奉茶活動,還有琳琅滿目叫人欣喜的台灣自家農產品,椒紅葉綠,美不勝收。
 
又或者,放空一切來趟大稻埕,慈聖宮廟埕前的肉粥、四神湯、鯊魚煙、肉卷永遠不會叫你失望,湯粥既飽,帶上一罐冰鎮青草茶,轉往大稻埕碼頭,碼頭上,你可以不運茶葉不銷樟腦,跨上游船或踏上鐵馬,從大稻埕出發。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