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關於作者

    施承毅
    英國萊斯特大學博物館學博士候選人
「城市是座博物館」,這不是什麼新的觀念,本來是有學者為了說明城市中多元並呈的現象,活生生記錄人們生活的軌跡,便將博物館藏的概念擴大到城市的規模,試圖描述人們漫遊其間的豐富經驗。然而,博物館作為人類物質文化的研究/展示機構,一個寓教於樂的場所,對於觀察城市有什麼幫助呢?


11.jpg
 宗教遶境活動把人的城市轉為神的空間。(攝/黃璽丹)
近年來,英國與歐陸有越來越多博物館開始從人類學習的方式來反思人的心智如何與周遭環境產生關連。傳統的做法是由策展人或學者定義展品內容,並在展品旁的標籤(label)上,落落長地寫下要讓觀眾「看見」的「正確知識」,停留在頭腦「知」的層面。現在,漸漸轉而提供一個讓觀眾用身體與感官體驗展品的空間,支持個體對展品產生自身的意義。簡單的說,觀眾不再是被動地受人告知,而是得到鼓勵去主動參與。

回到城市的尺度,在當今資本主義城市,有很多建築是過度重視「視覺」的產物,是明星建築師(starchitect)建造的標誌性建築物(iconic architecture)。這在歐陸建築界掀起很多批評與討論,有一些人認為這些建築沒有考慮人們深層的身體需要與感受,僅側重於視覺造型或達成城市行銷的手段(比如說畢爾包博物館),是使用者去符合建築設計,而非建築設計來符合人。目前明星式的建築設計在各地仍是主流,成為建築師們爭相模仿與競爭的對象。

街道不再只是交通的過道,成為神與信眾交流的空間。(攝/黃璽丹)

然而,英國建築理論家伊恩波頓(Iain Borden)研究都市中的滑板玩家,發現很多玩家,相較於設計好的、制式的滑板場地,更喜歡到閒置的游泳池或城市街道上滑板。他們透過滑板運動,重新定義每一寸城市空間。城市中的設施與地貌,不再是原來設計者定義好的用途,反而成為滑板玩家探索與研發新技巧的實驗場。他們用身體去體驗城市,產生自己的意義,還出版雜誌和世界各地的同好交流城市中的哪些地方好滑,哪個地點難度較高,哪個地方有警察與惡犬要小心等訊息,並將在特定地點研發出的「滑板技」錄成影片上傳社群網站,一方面交流、炫耀、並提供技術精進與切磋。波頓稱這樣的空間為「以身體為中心的空間」(body centric space) 。

回看台北城,我們能發現中山捷運站地下的街舞練習場,或國父紀念館走廊上練習舞蹈的年輕朋友,有些團隊會利用課餘在上述地點練習,為的是參加劍南路站旁開放空間舉辦的街舞大賽。這時,城市空間不再只是單一特定功能的基礎建設(提供運輸與各種生活機能),也不再是處處收費(至少買杯咖啡才能久坐)的商業場所,而成為讓市民自行創造意義的空間。年輕朋友們在鏡子前不斷舉手投足地練習,三五好友志同道合,共同譜寫一段熱血的人生回憶。此時捷運站與紀念館有了新的故事與意義,由某一群人用身體一起寫下的。

於臺北捷運站開放空間,街舞者用身體和城市空間連結,產生生命記憶。(攝/施承毅)
同理延伸,在城市中有著各式各樣的群體,如何讓多元的人們有空間有能力說自己的故事,共同參與自己城市的營造?這是城市能多元繽紛、包容接納的關鍵原因。當一個遊走在城市裡的人,可以用感官經驗到不同背景的人用身體共同書寫出來的繽紛城市內容,宛如多元的館藏,城市就開始有了動人的深度與廣度,成為一個述說生命故事的有機體。這樣的品質,似乎不是由單一機構建造幾個令人眩目神馳的建築就能達成,我們需要鼓勵市民一起來創造他想居住的城市。

都市設計家路易斯康曾提過:城市應當是孩子走一圈,就能找到一輩子想做的事的地方。這句話我想起時仍會覺得很感動。我們若能細膩地使城市中各種住民與社群的生活與文化多樣性共存,讓不同的文化主體都能舒服地發展,且讓孩子(以及市民)能親身參與,動手動腳,和城市空間產生身體與情感上的深刻關連,這應該是個能促進文化與創意發展,一個渾然天成的宏大的博物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