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關於作者

    Winy Maas
    MVRDV 建築師事務所合夥人
過去數十年間,亞洲城市發展到空前的規模,激烈的人口成長與社會結構變化,造成亞洲城市迅速繁殖擴張的大爆炸。

這樣的現象以及對高密度的需求,促使亞洲的巨型樓群不斷被製造出來,不斷重複的空間排列組合,在高度與寬度都擴張到總樓地板面積的極限,如此大量的均質製造,嚴重地侷限各個單元住宅的自主變異性。

漸漸地,這些巨型建築大量的取代亞洲城市原有的傳統低矮住屋,像是北京的胡同、東京的町屋、雅加達的茅頂屋、深圳的城市村落、還有台灣的加建現象…等,這些曾經深刻存在亞洲文化中的非正式的、自主的、輕巧且多變的種種特性,都隨著這些巨型樓群的出現,逐漸消失殆盡在都市中,只有在落後地區或是舊城區,甚至要到主題式樂園才看的到這些特殊傳統住屋,而接下來的數十年,這個現象預計只會持續發展下去。

讓我們試想一種新型態的都市學。一種可以符合亞洲地區所需要的高密度需求,允許非正規空間成長,讓住戶擁有個人自由,又兼具社會共同生活品質的社群型態的可能性?一種進化的都市學,容許住戶間的獨立性,超越建築學上反覆字語的使用者參與式設計,可以堆疊的一個真實的垂直村落?一個可以回應亞洲文化的特性,並且實現每個人對家的各種願望,帶回亞洲特有生活品質的垂直村落的夢想可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