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作者| 阮慶岳
    出處| roodo, 經同意後轉載
    照片| 王澍作品 亦圓亦方
    提供|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這個展覽延續了過往我對城市的思索,包括對於第一世界都市的觀察與批判,並重新省思現代亞洲城市居民的生活,所自然顯現各樣細節的意義,以探索差異、自發、多樣與可變…這些細微特質,在現代城市與建築裡,如何得以被正向接受與呈現。

這樣思索裡的價值觀,先引用日本中生代建築師塚本由晴,在他花幾年走遍東京大街小巷後,寫出來的「東京製造」裡,問著自己東京建築究竟是什麼?他思考為什麼他所日日見到的東京建築,與雜誌上刊登那些時尚美麗的東京建築,居然完全不同。

他所描述的東京,某個程度上與台灣城市的經驗很類似:「國外旅行後,特別是從歐洲回到東京時,總為巨大的不協調感所震驚:建築物上有電車或道路穿梭、高速道路蜿蜒地跨在河川上空、車子可以開上直達大樓六樓屋頂的斜坡、而住宅區中的高爾夫球練習場,看起來就像個大籠子一樣。」
 
塚本由晴在思考究竟該向東京已經存在的常民建築學習,還是該繼續向歐陸遙遠的神話作學習?塚本最後毅然揮手告別那遠方的神,並擁抱讓他覺得有無恥感的現實東京:「吸引我們的,並非建築上的構成美學或形式,而是以憨直對應周遭環境與內容為優先目標的建物。我們懷抱著夾雜愛與輕蔑的感情,稱它們為『濫建築』。

日本前輩建築師蘆原義信,在1989年以英文出版了名為「隱藏的秩序」的書,提出極重要對亞洲城市本質再定義的新觀點。他對於何謂城市的秩序提出再思,尤其對亞洲城市的自我位置,有十分有趣的觀點,他說:「東京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雜亂,整座城市給人的感覺是不統一,以及建築物的不協調,…建築物表現出來的是無秩序、沒有一致性、缺乏傳統的外表。」

他接續著又說:「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東京在功能上成功的成為了一座有效率、勤勞、有秩序的都市。…這種特質是一種生存競爭的能力、適應的能力,以及某種曖昧弔詭的特質,渺小與巨大的共存、隱藏與外露的共生等等,這些是在西方秩序中找不到的東西。」

蘆原提出了東京 (也是亞洲都市) 以真實內在需求為其秩序準則,而非西方強調視覺的外在秩序控制。他也相信這差異乃是源自東西方文化,在追求內在與外在上,本就有其本質的差異。蘆原認為東方的城市並非無秩序,只是並非西方式的外顯都市秩序,事實上有著其獨特「隱藏的秩序」在操控著。
 
依循這類同的思維,我以台灣都會蔚為風華的違章建築,成為此次展覽選擇共同扣敲的都市現象,並邀請王澍與謝英俊一起以作品來做回應。展示與操作的場地,是正在等待都市更新、仍有過半住戶生活的老舊街區。王澍選擇了極具普遍意義的屋頂加蓋,謝英俊則切入到共有領域的後巷,挑戰公私間的壁壘關係,過程中也確實引發既有住戶強烈的反彈與抗議。

他們二人的過往建築作為,都是以小型、獨立的操作模式,來對抗與修正現代建築的大走向,且都相信建築必須以人為本,同時尊重傳統技法與在地材料,展現「由下而上」操作建築的可能。

此次王澍的展覽作品「亦方亦圓」,延續了他在2010年威尼斯建築雙年展,獲得特別榮譽獎作品「衰變的穹頂」概念。選擇可以快速搭建與拆卸,對建築環境零負擔的簡潔木料,做出模具化的構築,消耗資源少且技術難度低,並以這件顯得輕盈、簡潔也優雅,同時具備移動性的作品,來向四圍的都市違章建築致意。

謝英俊的作品「後巷桃花源」,採用在都市營造現場裡,最常使用的鋼管鷹架,以就地取材的思維及條件,來組構一個臨時性的「後巷違建」。這樣的構築法,不但可以因地制宜,並且具備開放性與彈性,讓其它傳統的材料與工藝,也都可自由搭配一起組合,且隨著使用者的需求改變,還可靈活作更動。

另外,中國美術學院的博士生李墨與碩士生汪凝,在王澍以及我的指導下,以三個月時間對台灣的違章做出的研究報告「違章三法」,讓我們可以透過二人的睨看,來分析與瞭解違章建築的章法究竟為何,是此次展覽極重要的旁枝展現。

終究於我,這個展覽的本意是在於:聲張都市的現實現象,扣敲、思索與回應現代建築的本質問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