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講師 - 侯志仁
    西雅圖華盛頓大學
    景觀建築系系主任

Participatory / Deliberative Democracy

參與/審議式民主 西雅圖不管是在公園綠地、交通、或者是住宅等等的政策,整個政策形成過程是透過一個審議式民主的方式:有很長時間的前置作業、溝通的過程,盡量讓不同的聲音可以進來、不同的團體可以進來,透過這個對話過程之後才有個初步的意見,然後才進到議會跟行政部門的程序裡面。這個程序的好處是,會發生的爭議在之前的對話都會出現,也因為比較沒有時間的壓力,讓討論可以在比較正常的軌道上去運作。

整個制度上的設計,在政策形成之後,後面的執行也是透過委員會在操作,譬如預算的優先順序如何排列等等都會回到委員會的制度裡面來,所以在政策形成之前跟政策執行的過程裡面,委員會的角色都非常重要,這也是審議式民主最重要的意義。


Regenerative Cycles

小系統循環 小系統循環獎勵社造過程、社區培力的過程,用獎勵的方式讓社區力量可以帶動出來;它又利用階段性的補助,小額、中額度、及高額補助來滾動社區培力,從剛開始初步的階段,到後面處理更大的議題,讓這個團體變成是常態性的團體,參與市政上其他的議題跟政策,所以它變成是一個循環、一個滾動的過程。這個補助計畫還有另一個精神是,補助由政府出一半,民間出一半。民間自己也要去找資源,所以也比較不會那麼依賴政府。

(案例:Bee Garden 蜜蜂園圃、I-5 Colonnnade Mountain Bike Skills Park 五號公路越野自行車公園、International Childrens Park 國際兒童公園)


Advocacy Organizations & Networks

倡議團體與網絡 公園特別稅的成立起因於九零年代中期大批資金湧入西雅圖,當時的政府想要賣掉一塊地價高昂的社區園圃土地Bradner Gardens Park。社區居民都非常反對,但是光靠社區的力量是無法扭轉局勢的,於是社區居民與許多倡議團體進行串聯,共同提出"保護我們的公園42號法案",法案規定市政府如果要賣掉公園土地,就得買下等值等量的公園用地還給社區。這個法案在公投通過後,政府賣掉Bradner Gardens Park就沒有太多的意義了。法案不只保護了西雅圖市區內的所有公園綠地,還催生了新增公園綠地的Pro Parks Levy公園特別稅。倡議團體的串聯,是這個重要政策成形的主因。

(案例:Local Food Action Initiative 在地糧食行動方案、Pro Parks Levy 支持公園特別稅、西雅圖中央水岸再生)

2015_0493


公民參與相關議題

  1. 公民參與的社會成本與效益公民參與需要真的投入人力與資源,像I-voting這種制度是比較速食的公民參與,好的公民參與效應真的要去考量成本,要把資源投入下去。
  2. 尺度與設計問題如何設計公民參與過程本身就是一個重要的課題。這涉及議題的尺度,規模越大議題會越複雜。這可將問題拆成不同的尺度、區塊、時間分配等等,來解決尺度帶來的問題。
  3. 真參與/假參與例如I-voting的方案是怎麼產生的,如果生產的過程沒有民眾參與的話,你只是去投票,那就是個假參與。
  4. 對參與的倦怠感:如果事情沒有進度、意見無法表達、或是提出的意見沒得到回應都會造成參與倦怠感。
  5. 對參與的恐懼感公部門其實很怕民眾參與,因為各式各樣的意見很難整合,很多計畫都有時間壓力,但意見一多就會很難處理。但是反過來說,如果公部門不做好市民參與,一旦計畫遭到市民反對,甚至一狀告到法庭,那時間就會拖得更長,社會成本就會更高。
  6. 社群之間的公平正義如何讓較弱勢的團體的聲音能夠被聽見也是重要的課題。
  7. 需要更多的論述/方法/辯證參與/審議式民主如何與代議式民主銜接? 除了參與我們還能提出什麼方式來制衡政策的發展?小系統的參與模式如何提升社會力量,讓社群對於公共事務的關懷能夠提升到較高的層級、更大的區塊及不同議題間的合作?

影片來自臺北市社區營造中心主辦的「公民城市的實踐與挑戰:西雅圖經驗可以告訴我們什麼?講座」錄影剪輯而成


延伸閱讀

當臺北遇上菜園 西雅圖都市園圃經驗 演講影片 / 侯志仁

都市隱喻:「治療」或「養生」(下) 耕種城市 / 黃舒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