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睽違多年,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受「忠泰建築文化基金會」邀請,再度訪台,以「亞洲是一」為主題,從亞洲視角出發,探討人與建築、社會之間的未來發展,在台北進行一場千人演講。

安藤忠雄暌違多年再度來台舉辦大型公益演講 photo credit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安藤忠雄暌違多年再度來台舉辦大型公益演講

保持青澀

未受過正規建築教育的安藤,憑藉著永遠懷抱希望,不斷努力,不輕言放棄的精神,化許多不可能為可能。安藤忠雄在演講中分享了「青蘋果理論」:「如果將人比喻成蘋果的話,年少時是青澀的青蘋果,隨著成熟會慢慢變紅,慢慢壞掉,但我希望每個人都能一直像顆青蘋果,永遠保持學習態度,持續成長。」。

直島再生

Benesse集團創辦人福武總一郎先生,找上了安藤忠雄,希望能在瀨戶內海的直島上蓋一座「前所未有,世界第一的美術館」,當時的直島一片荒蕪,安藤認為要在這座光禿禿的島上蓋所謂無與倫比的美術館簡直是天方夜譚。但在福武先生的決心之下,今日的地中美術館幾乎成了直島的代名詞,這一切都是因為安藤口中“自我中心”的福武先生,有時自我中心、只看到自己才能忽視眼前的困難,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同樣在直島上,不斷思考下一步的福武先生,提出了改建百年前古民家為安藤美術館的想法,這個委託乍聽之下似乎沒什麼理由拒絕,但福武先生隨後卻表示這個美術館完成之後並沒有太多經營的費用,所以什麼冷氣、暖氣等電費希望都能省下。這棟小巧的安藤美術館,從外觀上看來與尋常的日式的古民家沒有太大區別,內部巧妙的結合木造與混凝土牆,創造豐富的光影變化,當然也達成節省電費的需求。

新舊之間

位於威尼斯聖馬可廣場最前端的海關大樓博物館(Punta della Dogana),是威尼斯的地標建築物,安藤受François Pinault之託參與改建計畫。尊重建物歷史、不損壞古蹟是第一要務,在這前提下要如何活化,還要讓大家想要進來到這個地方,成為一個難題。如同直島的安藤美術館,從外觀上看來,海關大樓沒有什麼變化,在古蹟內部則放入一方盒(box) ,另一方面除去建物幾世紀來的增建,回復原來構造。同樣來自François Pinault的委託,將巴黎證券交易變成博物館,安藤在這座古蹟之中蓋新建築,連結過去現在與未來,博物館將於今年底完成,明年對外正式開幕。

古蹟活化 威尼斯海關大樓博物館 photo credit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威尼斯海關大樓博物館

很難辦到

安藤許多案子在工程上都得到了這樣的評語「這很難辦到」。上海的水景劇院——保利大劇院、位於台灣亞洲大學三角形安藤美術館、與龍巖集團合作的墓園,無一不是挑戰太大,很難辦到。而安藤以其一貫態度面對,只要願意花心思的話一定可以辦到,當然一切也有賴於當地單位與工程方面的付出,一同成就了不可能。

亞洲是一,地球也是一

以宏觀的角度看,跨越地域邊界,人類所面臨的課題是一致的,我們必需一起面對未來。在整場演講中不斷強調「努力的話一定可以辦到」的安藤忠雄,最後再度期勉大家:請一起努力到100歲!


photo credit 忠泰建築文化藝術基金會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