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Other
    建築設計| Markus Scherer
    建案位置| Franzensfeste
    建案時間| 2009
    建築拍攝| René Riller,
    Alessandra Chemollo
「開始於1833年的法蘭西一世,完成於1838年的費迪南一世。」在一個防禦要塞的大門上,一句簡短有力的拉丁文刻下建築的起迄年份。當年在短短五年內,超過六千名工人及軍人合力,在Eisack谷中的最狹窄處建造了這個極具軍事功能的封閉型要塞。這個軍事要塞面積約有二十公頃,一如尋常的小鎮的大小,是阿爾卑斯山區最大的防禦工事。這個具有紀念性的防禦要塞,是當年哈布斯堡家族希望能阻擋因先前法國大革命所帶動的革命浪潮,由Franz von Scholl工程師團隊所設計的涵蓋了三個區塊:上、中、下的三個防禦層級。它具有簡潔的古典線條 ;同時具有軍事功能並且封閉難以攻陷。但接下來的數十年中,西線無戰事,沒有軍事威脅的太平日子使得這堡壘迅速地失去它的重要性。直到十九世紀末,它只能作為一個火藥集中區,在1918年在義大利Franzensfeste的統治下被軍方使用直到2003年。 

由South Tyrol省收購,保存這文化遺址的新契機已經出現了,具有歷史意義的堡壘轉作為大型會議或是文化交流的場所--2008年第七屆歐洲之聲-歐洲當代藝術雙年展的四場館之一,並在2009年舉辦South Tyrol省的區域展覽。
 
建築師Markus Scherer 為迎接第七屆歐洲之聲而著手改建原堡壘建築中下層的區塊,展場面積超過3600平方公尺。維護建築物與堡壘的特色是最重要的挑戰:大型的花崗岩牆面已修復,防水屋頂和窗戶也修理完,沒有牆面的空間整理後整個打通,之前增建的部份也被修整拆除 。如今這個修整後綜合體的大小及擴大的部份,乍看來不是很明顯,然而,這是一個天際線繁複的建築體,但因為軍事作用又擁有規則間隔的窗孔。最低的那層由鄰近的人工湖水包圍,新鍍鋅的銅綠古雅的鋼鐵扶手和樓梯的安全已改善了。兩個沒有窗戶的混凝土塔設有電梯和樓梯,建築師企圖維持原本建築物的線條外貌,但使用現代建材,再次重新詮釋這個有歷史性建築的建築方式。在這些建築間,用30~70公分不等的規則砂層來結合固定,這些砂層製造出一種平坦的連接模式,而且這種花崗岩的砂石也使得這兩個塔能夠融入周遭的顏色,它表面也用噴砂的方式使之有粗糙感。

這些上面還刻有著軍事編號的建築,如今提供了一個旅客中心,有售票處、咖啡廳、商店、酒吧餐廳和兒童遊樂園,還有一個大型的展覽空間。到訪的旅客看到的似乎是一系列無止盡的房間,一些塗上石膏且裸露出一些砌磚牆面的拱形圓屋頂,有些是以壁畫來裝飾,保有過去歲月的氣息,其中一面牆上寫著「Immer vorwärts!意思約是讓現代藝術繼續呼吸並綻放這句話總被轉譯複誦在這個館場內,並且流傳在藝術的殿堂裡。於是,參訪者不難發現新加入的一些元素,諸如網狀鐵架、扶手欄杆、一些設計門和連接兩個建築物在湖面上的橋等,都是由鍍鋅的鋼鐵建造,如今這些新加入的現代元素彷彿為這個原本因年代而略微褪色的建築帶來了令人愉悅、耳目一新的能量。而工程中,曾經在一個荒廢的隧道中找到一批義大利銀行失竊的黃金,這個「黃金」隧道被延長且擴大,另外還有一個長22公尺的垂直通道,穿越了岩石而直接和中間層要塞的下層部份,它是用黑色混凝土做的,而且有著金色扶手欄杆的樓梯,呈螺旋狀往上升,如同一個雕塑藝術品。

到目前為止,一些當初被發現時的殘存建物已盡可能被保留下來,只有某些建築物,如格子鐵架、欄杆扶手和一些坡道是後來被加上去的,它們也都是鍍鋅的,一些有青銅綠的古雅鋼鐵。火藥庫房的樓梯和電梯有一部份已被破壞,如今這裡被設計成一個新的出口,在鄰近有一個新的混凝土建物,它被一些花崗砂石覆蓋,使它能和現存的建築顏色能搭配,並作為公共廁所等用途,提供了一些原本建物缺少的部份,使之既保有原本的風貌,同時符合現代的需求,更加完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