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一頁
  • Address
    URS127 公店
    臺北市迪化街一段127號
台灣當代建築論壇由淡江建築系主任王俊雄副教授與實踐大學建築設計學系林盛豐教授以及空間母語文化藝術基金會一同合作且邀請當代重要建築師們一同討論,這場精采的系列演講已經從上個月的週末悄悄開始,並且有計劃的持續發聲。此次邀請到參與系列演講者有姜樂靜建築師/陳永興建築師/甘銘源建築師/張清華建築師/黃聲遠建築師/劉國滄建築師/姜文淵建築師/廖偉立建築師共八位,並邀請讓演講更充滿對話的評論者王維仁建築師/林盛豐建築師/王俊雄建築師/羅時瑋建築師/郭肇立建築師/曾旭正建築師/邱文傑建築師/郭文亮建築師共八位。 這段時間以來,兩位教授與空間母語持續關注著屬於台灣建築與改革等一切相關議題,而這次演講就猶如醞釀許久的風雲際會,熱烈展開一場專業的對談夜晚;論壇定位以專業者的相互溝通,將地域主義納為主題探討並批判對象,設計者與評論人提出見解,自我省察。這是一個實屬難得的夜晚,如朋友相聚聊天,真實的打開心懷與腦袋交給別人評斷並自我坦承。

今天晚上,正是由地域主義中持續被討論的黃聲遠建築師,搭配著評論者郭肇立建築師與曾旭正建築師兩位,一同親自從宜蘭的角落,敞開了他所在的宜蘭地域情。 黃聲遠建築師以詩語呢喃一張張道出每個建築/生活/事務所故事照片,緩慢輕鬆但嚴肅的步調,很適合這禮拜六的夜晚。 「流於外型,似乎連結的品質不足」 「在一個宜蘭這樣有機會的地方,並沒有創出屬於宜蘭的地景。」 「羅東林場動作過大,如果用一片樹林搭配幾個臨時小型的木房子,更適合這裡;外國的頂棚旁邊都會有許多人與活動,而宜蘭這裡卻空蕩蕩的,我們不應該預期並設定未來,這裡會有許多活動產生。廣場是因為有活動而產生,不應該直觀的將廣場切入後,期盼未來這裡有許多活動產生。」 「仍是一個菁英是建築美學,且非真正從土地長出來的,是一種直觀式的認定。」 「BAWA一位英國建築師,傳統英國殖民式建築,所帶來的地域式建築的prototype;對於我來說,黃聲遠建築師的建築則否。」 「其實真正的魅力應該是建築對當地的擾動與解構,這次很可惜並沒有展現出來。」 不同於平常建築演說的呈現方式,單純讚美與鼓勵,此次犀利的詢問漂亮地拉深演講度與接下來一系列的討論。

「不是在脈絡中找尋,而是建構脈絡」 「許多動作真正的用心,不是在於建築上,而是像城市裡的微管,帶來生命力。」 「工作的方法是地域性的,但工作的結果,並非如此,是一直鑽研破。」 兩邊以一正一反的方式,相互審視並影響,讓聽者與其他評論者更能從其中找到各自的方向。也因為如此,林盛豐建築師則清楚的說明,其實羅東林場的真實狀況為,當地政府極力希望這裡能蓋一個封閉的大型文化中心建築物,但其實這裡暫時並不需要這樣的大型空間。也因為如此,黃聲遠建築師以遮棚產生虛體的空間,讓下方活動的變化性更高且也過度了這段仍不需要的時期,是非常的漂亮的。這段對話,讓討論又再貼近了現實處境,以及身為建築師能做出什麼樣抉擇。 但是,現場其他聽者仍提出質疑,「邱文傑建築師的構築能力非常強,黃聲遠建築師則略顯不足,似乎更靠近表現性的方式;啟蒙、觀念與想像,這三個關鍵字來看,尤其是想像,黃聲遠建築師對於其自身想像與最後真實傳達的準確性是令我質疑的。」 「啟蒙效果對於宜蘭是一件有趣的事情,因為黃聲遠建築師的建築是非常的怪,也非常不相融。」「表現主義,地域主義,地域議題,國際議題,對於宜蘭能辦起國際性的童玩節,我們其實也不能直接認定宜蘭是一個後山,直要求這裡就是要存在地域性的建築,他應該也是可以有個穿拖鞋的菁英。」

這樣反覆對談中,我們產出了另一項有趣的對話「這樣的討論中,會不會是因為黃聲遠建築師不夠菁英,所以才會不夠漂亮的傳達出評論者口中,正確的地域式建築呢?就我們所知道的,黃建築師的田中央是個集體工作集體設計的團體,建築也是由大家共同產出,並非貫徹建築師獨立之創作意識,會因為如此而產生這樣的結果嘛?地域性建築,不能也就是一種表現性的方向嘛?」 「黃建築師其實是一個很社會性的人,但精英這塊又放不下,而建築裡那專業的實力其實仍不夠充足,但我們又可以看見他正在努力進步中。到底要邁入社會化,還是精英化,對於他都是心理的掙扎。社會性是屬於黃聲遠建築師最強大的魅力之一,是許多人都做不出來的。但是要選擇哪條路,則觀看黃聲遠建築師的決定了。」 「對於地域性建築的進步機會來說,田中央事務所應該要更跨領域,有能研究人類學等等的成員,讓自身更有實力抓住對的可能性,而讓社會性這件事情能有所前進。」

在這樣直白坦然的對話中,黃聲遠建築師誠懇的說出了心理話「我知道也認為自己不夠精英,也很清楚自己的能力,在很早的時候明白自己有所終其一生都達不到的地方,所以我更期待旁邊的人能達成。」「我是個幸福的人,其實相信所一切都會成功,只是時間的長短,很多事情會有所成,其實是意志力。但是也要把人放在對的位置,但如果現在負責人不願意承擔或是把有能力的人放置在對的地方,我會豪不遲疑的引入另一個更有能力的人進來;因此做公共設施我也相同是相信未來的!而地域性有其他思考的方向,就我來看台灣的鋼材其實就是種有趣的地域性一種,我們看見的鋼材施工,不正與其施工態度,其實有許多不合理性,但這些都是台灣人製作會有的心態,我們不違反他,而讓建築四周都以這樣的方式配合,所以都變成這樣子了。在這裡面我們不停的在建築與都市中搖擺,但其實我們仍很建築,我們把宜蘭當成一個大基地,哪裡有機會就做哪裡,有時候也發生出格的事情,但我們仍努力的去執行。」

這場演講,精髓不在於是誰說了什麼並如何評論,而是其往來對話內容所帶來的思考性與深度,因此暫且把評論者的來源保留。今晚,我們看見屬於這段時間內台灣建築正在做什麼,因此真正令人發省的不是單單的建築走向,而是他們真正在為台灣努力的做些事情。就讓黃聲遠建築師繼續在社會性的過程中往前踏步,他對於未來的年輕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啟發與學習方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