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覽深入「美濃劉宅與宗祠」, 基地位於高雄美濃鎮南邊的六寮庄, 屬於美濃後期較晚開墾的地區, 是一座私人老宅。「鳳山家禽電宰場」基地位於鳳山舊城與新城發展區的交界灰色地帶, 隔壁是全國首座圓型家畜市場。透過建築師親自的解說導覽, 更能深入設計的核心, 看見建築師在建築, 歷史, 人文, 環境, 業主, 預算, 時間, 自我理念間的控制與妥協。

寬和建築師事務所/劉崇聖/辜達齊 http://www.harmony-arch.com

▲ 這是寬和建築師事務所建築師劉崇聖的老家宗祠, 心裡真的感覺像是要去人家家玩的樣子喔~路上遊覽車還小小迷路了一下, 遊覽車停在稍大的路旁就放我們大夥下車, 一群人漫步在小逕中, 偶而出現的微細陽光不時閃著大家一下, 一抬眼就遇著了毫無違和感地融入自然之中的主角 -- 劉宅 (後三年-真柏園)。
▲ 老家宗祠旁邊有一整片菸葉田, 一聽才知原來美濃曾是全台種菸密度最高的地區, 是台灣四大菸草出產地之一, 民國六十五年是全盛時期,平均四個菸農當中就有一位是美濃人, 當時一甲地的水稻年收入約九萬元, 一甲地的菸葉年收入卻高達到十三萬元, 菸業是美濃的經濟命脈, 對國庫收入有重大貢獻。
資料來源: 線上讀報指南 http://goo.gl/9HlgQQ
延伸閱讀: 台灣菸業紀實-沉默的告別 http://goo.gl/Re4NIE
▲ 建築師表示, 建材的選擇除希望能夠融入自然之中外, 考究於當地熟悉的建築技術工法, 因此採用水泥材質直接拆掉板模後的狀態, 有種精心計畫, 仔細思索過所展現的質樸與原始感。
▲ 總樓層不高, 但幾組立面剪力牆切割之下, 感覺挺挑高且讓每面向都有光線引入機會, 與地平線穿叉的幾條線條穿越, 很有趣味同時具有氣流引導作用, 室內流動的自然風很是舒適。
▲ 屋前有一窪小池塘, 據說這水塘的水可是精心規劃過, 自屋外的河道引流入池後再流轉出去, 除了傳統風水中的流動與聚財之外, 也有著調節溫度的作用, 同時水塘與節氣間的倒影與顏色更是迷人。自屋頂往下拍攝取得一彎優美的弧線, 水色, 走道與其上的異材質質感, 草地的冬日顏色, 真的很舒心勒~期待有太陽的日子能再來拜訪, 相信景色將完全不同卻絕對具有吸引人魔力。
▲ 屋後滿院子的自然景觀, 屋主是柏樹達人, 一整片的臥柏, 造型小盆柏.....還有開得很放肆的九重葛與滿地的落花。
▲ 地景, 新舊祠堂, 主屋間有著精心規劃過的對齊線, 齊望向遠山, 在整個規劃建置過程中, 相信建築師與家人們也再重新思索了家, 家族, 天, 地, 信仰與自己的關係吧~
▲ 1樓房間, 這也是我幼年時候記憶中阿嬤房間的長相。
▲ 室內有幾堵牆錯落切割, 但穿透性, 光線與空氣都非常流通與舒適。
▲ 外牆上版模拆掉後的素面質感, 忍不住要把臉貼上去, 感受那剛剛經過夜裡水氣低溫與剛剛迎接了早晨微弱陽光照射的似暖還涼的溫度質感。
▲ 張狂鮮豔的九重葛姿態與堅毅無色彩的水泥質感與線條, 還有遠方一抹淡藍, 種種的對比值得細心慢慢體會。
▲ 「鳳山家禽電宰場」基地位於鳳山舊城與新城發展區的交界灰色地帶, 在未控制且失序的都市計畫發展下, 基地成為鳳山舊城及新城發展區下的鄰惡都市設施 ,不論在都市景觀, 交通動線 ,空氣汙染等 ,皆造成都市斷裂且不愉快的都市路徑與邊緣空間。
資料來源: 寬和建築 hhttp://goo.gl/Qwtp8Z
▲ 建物前停著裝載完成即將出貨的運輸車輛。
▲ 裡面裝著即將進入產線中的雞隻們。
▲ 雞隻們將由此進入生產線中, 建築, 汙水排水系統及作業動線系統的整合, 讓過程流暢與快速, 由屋後進入產線到屋前完成所有動作, 即可上車進行物品的配送, 結合教育, 體驗, 並符合現代化流程的觀光市場取向。
▲ 建築師於建築物立面牆上採用數種不同黑色調性的碎石, 洗石子工法, 期待讓這建物有著力度與強度, 又不過度暗黑, 這一片洗石子立牆在光影之下, 顯示的細微不同的黑色層次微微發著閃光。
▲ 每一個雞籠都有著編號。
▲ 建物外有著一座「獸魂碑」, 當日碑下擺滿著一雙雙的球鞋, 我有著一股說不出的複雜感受。
▲ 離開電宰廠轉回高雄市的路上, 太陽微斜, 車窗外出現一大片起伏灰色建築, 腦中忽然閃過第九禁區District 9畫面 (更正那是- 衛武營藝術文化中心)
▲ 回到鹽埕區, 導覽加碼去國際商場 (舊稱銀座), 是舊高雄銀座商店街的一部分, 位於台灣高雄市, 地點在日治時期的鹽埕町銀座通 (今鹽埕區五福四路), 開幕於1937年。這裏曾是高雄市的主要商圈, 近年隨鹽埕區的沒落而只剩零星店家。
▲ 建築結構外觀像是有著數棟建築, 步入建築內拱廊街卻有著串連不斷地走道與天井, 具有光線與活潑的行進動線, 只可惜現在黑暗頹敗不堪。
▲ 惟獨剩下出口處的一家「酒市場」, 看著這招牌遙想著當年的榮景與風華, 感傷不可抑制地湧上, 時間果真最傷人。
▲ 步出這商店街, 回頭一片漆黑, 她好似被吞沒在時間的洪流之中, 無助地, 不可逆地下沉....到底。

景點訊息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