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山站旁→圓山→庫倫街→孔廟→保安宮→哈密街四十四坎→和安宮→迪化街二段→樹人書院→陳悅記老師府

在盛夏的日頭下,穿梭在現實與古蹟之間,炙熱的陽光閃爍著無以名狀的感傷
大龍峒是台北很早發跡的地方,以往曾錯落著大大小小的埤塘,埤塘被利用來防制海盜,很難想像在承德路的車水馬龍間穿行水路。
從孔廟旁的巷子蜇出,走馬看花的經過保安宮,穿行羊腸小巷,來到夾雜在嶄新的慈濟大樓與啟聰學校間的陳悅記老師府--令人驚艷與哀傷的古蹟
在鹿港、安平蜿蜒的巷弄穿梭,是非常有趣的經驗,但在陳悅記老師府則是穿梭在一個古屋中,超級適合玩捉迷藏,不!不適合玩捉迷藏,有可能完全找不到人的迷宮式古蹟~在古蹟裡看到很多車輛的停放,本來覺得有點生氣,怎麼會把交通工具隨便停放在這裡呢?後來才發現,這雖然是斑駁的古蹟,但是還是有後人居住。剎那間,古蹟不再那樣的遙遠,彷彿只是到了鄰居家作客一般的親切。
  老師府除了建築之美,也蘊含了生活的美學,地上的磁磚排列,告知客人進退的分寸;廊柱上的題字,叮囑著後輩們的倫理道德與家族的訓誡;一塊塊的牌匾,訴說著家族的榮光與歷史。看過、逛過不少古蹟,但像陳悅記老師府這樣還呼吸著的建築很是少見。走在府邸進落間,有親友的招呼聲、有下鍋爆炒的香味、有隨處可見的題字落款,斑駁但可以遙想風華的窗櫺雕飾。若能在院落間,辦著斜陽品茗,懷想過去的風華該是多麼好的人文、歷史、建築與藝術的傳承。
  文化與生活本來就是息息相關,歷史也從來不是硬梆梆的書本,陳悅記老師府從生活的周遭,讓人領略到的不僅僅只是一點點,如果這樣的軟文化都無法保存,隨著建築的崩壞、真正的歷史與藝術也將慢慢的被埋葬,保育類動物瀕臨絕種,古蹟又何嘗不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