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著尚處於迷糊中的晨光,到了;踩著已然綻放的晨曦,離開了,這是一場介於黑夜與白日之間城市一隅的步行。

批發市場,介於深夜與凌晨之間,是個不在生活線上的異空間。你知道它在,我們的這個城市的某一處,但它就只是腦海裡的幾個字的認知,畢竟,我們很近又很遠的,彼此不熟識。這樣的陌生,在某一個農曆七月的凌晨三點,終於得以大腳一跨跨進了人山人海的批發市場。魚貨批發市場、蔬果批發市場,都在此刻,得以相遇,眾人皆睡的時刻,這裡,活力十足地,為著餵養台北人的一天而正忙碌著。

有一陣子我特愛「東京夢華錄」這本書,是說宋朝時開封城的生活,其中有段「東十字大街,曰從行裹角,茶坊每五更點燈,博易買賣衣服圖畫花環領抹之類,至曉即散,謂之鬼市子」。是在說鬼市,亦即清晨前的市集,人潮在黑夜中忙碌地做生意,天亮即散,此地此際,踩著黑夜,也屬鬼市之列。

吃海魚長大的我,在鄉間市場裡,對魚不算陌生,雖未能喊得出諸多魚名,但聞到海水的味道,有種親切,呼吸,魚貨批發市場裡,漫著的正是海洋的味道,以及每一尾看起來都無比美味的海鮮,雖然只能路過欣賞而已。我們一行人甚多,其實也打擾了正忙碌的人們,有些不上道地阻擋了通道,再拿起相機,一個個努力攫取畫面,活似放錯空間的一群路人。魚市場的靈魂人物拍賣員,口中急急喊價,當然是聽不懂他口中的批發術語,老經驗得時光才能養成的。如果不是參加導覽,我們這些亂入的傢伙,應該會被驅逐,人家做生意,來拍什麼拍。

果菜批發市場則代表另外一種土地的力量。凡是蔬果,都能在這裡尋獲,來自中南部的,進口來的,各能獲得所需,不是批發者也可,果菜市場外的外市場區,可購得諸多比一般市場更便宜的新鮮蔬果,不少飲食業者,也會到此採買。萬千箱裝滿不同蔬果的箱子,代表了經過時間,慢慢養成的蔬果,好不容易收成,好不容易到達這裡,能夠成為我的盤中飧哪?抵達之際,正逢颱風掃過不久,正是這十餘年菜價昂貴的一段時日。

每次見到滿滿魚貨生鮮蔬果,我都有幾分焦慮上身,賣不掉的形成浪費,我們該如何面對這個看似豐饒卻又無比貧瘠的現代進行式的地球呢?

這段凌晨到天亮的散步,用耳朵聆聽了屬於台北城市某一篇幅的市場發展史;用眼睛飽足了幾十或上百的蔬果,認識的、不熟悉的,都在此
際打了照面;用影像,努力的收羅這偶爾的相遇。

微光,有些忙碌正待結束,有些忙碌卻即將開始。

▲ 魚市場的靈魂人物,當然是聽不懂他口中的批發術語,這得老經驗才能養成的。
▲ 微光,有些忙碌正待結束,有些忙碌卻即將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