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的同時,電腦正無限播放韋瓦第的冬天,室外溫度零下二十,此時心中稍稍糾結了一下,不知道這個冬天要持續多久,特別是體驗了去年長達六個月的冬天後,看著窗外積到小腿肚的白雪,更是深深吐了一口氣。

對於台灣的孩子,看到白雪說不驚喜是騙人的,但是也僅限於第一個月,如今在明尼蘇達的第二年,對於下雪的期待度已經縮短到了一天,甚至更有種大敵當前的壓迫感,不禁憂慮這個冬天會持續多久。

▲ 還記得第一次下大雪時的興奮感,一覺起來發現整個世界瞬間變色。
▲ 由衷佩服在大雪天依舊無所畏懼的單車騎士們,他們的輪胎往往使用特殊尺寸,讓我有種他們坐在野狼一二五上的假象。
▲ 發現「雪紙」。這東西意外堅固,要是上個色,挺像是美珍香的豬肉乾。
▲ 冬天不常見到松鼠,往往他們在秋天翻完人類的垃圾桶,同時把自己養得肥嫩後,就準備開始躲在窩裡不出門了。這隻可能秋天沒吃夠,冬天只好出門再進補一下。
▲ 明尼蘇達居民十分適應下雪環境。對一個來自南方島嶼的新居民來說,再多的心理準備也比不上徹底體驗過後的覺悟。


比起冬天的與世隔絕,夏天的明州親切許多,當你不知不覺發現路邊的蒲公英已經開滿一團團白色的棉球,正準備隨風飄揚時,你會意識到原來冬天快要結束了,而當你看到路上有松鼠開始蹦蹦跳跳覓食時,你就知道夏天不遠了。

當你看了晚場的電影,出了電影院望著天色依舊明亮,看了手表卻是晚上九點半,還真會有種時間錯亂的幻覺。沿著密西西比河畔,望著市中心的大樓天際線,你看著河面上的倒影,同時想著明天下班後可以去湖邊騎個單車,傍晚或許再去上城區跟朋友喝點小酒,週末就是這樣定義的吧!
▲ 春末夏初的蒲公英處處都是,飄滿整個天空,似雪非雪,很有詩意,但是就跟貓毛一樣,黏到身上就挺麻煩的。
▲ 夏天的湖邊是明州人的最愛,明尼蘇達有上萬的湖,天氣一熱,湖邊都是攜家帶眷做各種水上活動,此時你會驚嘆:原來明州有這麼多人啊,冬天都跑哪裡去了。
▲ 划獨木舟是入門款,可以單人也可以四人一組。如果團隊中有人疑似運動神經協調不佳,建議分組時默默遠離他,以免你的船只會在湖面上打轉,毫無有要前進的跡象。
▲ 夏天明州給人活了起來的感覺,經過半年的冷凍,短暫的夏天變得格外珍貴。當你回憶起夏天的時光,不只是畫面,還會有溫度。


Desiree Niu / 牛子齊
目前於 Minneapolis College of Art and Design 主修視覺藝術。
desiree-niu.com
desireeniuphoto.tumblr.com

────
本文為邀稿文章 (為獎勵一般大眾,邀稿文章將不列入評選計算)

景點訊息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