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路,歸綏街的十字街區一帶,日治時代屬於蓬萊町,位於大稻埕的邊緣,當年設置雙連站的鐵路成為大稻埕貨物轉運樞紐,而寧夏路因鋸木廠林立成為木材集散地。當時因為鄰近大稻埕碼頭,附近的興城街成為船隻拆卸零件的修理站,後來也就有了打鐵街的稱號。

這次的走讀之旅,是聲音藝術家籌辦『看不見的雙連蓬萊町』系列活動,以綠意生活為核心,希望藉由聽覺、觸覺、視覺等各種感官體驗,透過聲音工作坊的方式帶領大家用不同的角度欣賞過去人們曾經生活過的工業地景。

誠如主辦初衷:用聽覺體驗市井小民的尋常生活,導覽者早在事先走訪附近各處找出具代表性的懷舊指標,進行採訪錄音,在工作坊導覽之餘,同時放給參與夥伴。遙想過去鋸木、五金車床、打鐵匠氣的聲音,加上採訪錄音,靜心冥想,就好像回到過去那個古早歲月...

▲ 寧夏路給筆者的第一印象就是路旁特有的"原木路燈",剛好呼應雙連一帶過往的木材街區意象。
▲ 我們的第一站從惠美壽茶行出發,當時第一次聽到就覺得店名相當有趣,原來這家1889年成立的老字號是來自於老闆的日本名字,而名字開頭的英文簡寫剛好就是ABC,相當好記,當年在茶市場上可是響噹噹呢。
▲ 接著我們來到這家立祥雕刻社,老闆很興奮的跟大家介紹這個地區的木材歷史,老闆受過中西兩種藝術的科班訓練,因此相較於傳統的木工師傅,手法上又帶點西洋美學。
▲ 完全是手工雕刻。
▲ 城市的街道對孩子而言就像大迷宮,在這些巷弄往來穿梭玩樂,是很多人共同的回憶,不同地區的巷弄特色也不同,有些地方很乾淨,有些地方髒亂卻有特色,有些地方則是人煙罕至顯得荒廢。

這裡就是這次的迷宮起點,位於涼州街1號前,老店鯊魚堅的旁邊。
▲ 進入迷宮前發現剛好長的很特別的苔蘚,只差五官遠看就是個小人臉了。
▲ 早年為風水常會設置八卦鏡,不過放在巷內路燈上反而有點道路反射鏡的感覺。
▲ 一幅花團錦簇意象。
▲ 小女孩看著一群人經過家門前,好奇的探頭探腦。
▲ 終於來到打鐵街了。其實赤峰街早期也是打鐵街的聚落,不過原先的業者多半結束營業外遷,只有興城街還保有為數不少的鐵件加工廠。
▲ 一大堆各類馬達,喜愛DIY的人可以來這裡挖寶。
▲ 過去打鐵街的盛況只能從歷史照片中找尋,人來人去,只有老房子看盡繁華興衰。
▲ 老房子一景。
▲ 這邊先跳tone介紹路途中的一間柑仔店。柑仔店曾經是老一輩人的孩時記憶,它曾經是鄉里的訊息中心,是大家童年的寶庫。
▲ 隨著社會進步及便利商店的出現而逐漸消失,然而超商無法取代的是柑仔店的那份人情味。因此老一輩人還是很喜歡在僅存的小店裡走動,重點不在方便,而是串門子的趣味。
▲ 這間店的老媽媽很親切的跟大家閒聊,大夥也買了古早味的蜜餞解饞。算是這趟旅程中最溫馨的一站。
▲ 我們繼續回到興城街上。

這是阿龍打鐵舖,剛好在此捕獲野生的年輕師傅,據說80多歲的老師傅等了50年才收到的年輕徒弟,才20出頭就願意投身這苦力,木訥的徒弟一邊工作一邊回應眾人的疑問。

筆者心想若非熱誠,大概很難在這個領域有所投入與持久,想到日本對於藝匠達人的崇敬,對比時下還停留在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的窠臼中,心中真是五味雜陳。
▲ 小師傅實際操作金屬鍛造的機器,跑起來挺嚇人的,這還是休假日,平日裡各工廠運作起來,四周都是鏗鏘框啷的轟隆聲。
▲ 師傅繼續解釋到,很多工地用的零件非得手工打造,機器製作出來的品質就是略遜一籌。

整個興城街還有很多老店,本文僅介紹街尾的這家,其實是想強調技藝需要傳承,而傳承需要年輕人的參與,當大家都在喊景氣不好只想要小確幸的同時,藝匠文化或許是改變一切的起點。

景點訊息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