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塊巨大的胎記,生在我的肚臍眼旁邊, 深棕色一塊微微浮起的病灶,還處處長毛,這是一直以來我對台北的印象。

儘管我花了大把力氣做好心理建設,最終才瞭解這塊胎記的形狀美醜並不重要。更重要的,可能是胎記背後表示悲觀的命定悖論吧?

經過幾年的努力分析與觀察,我才瞭解原來這是非要置之死地,方能後生。首先我將手放在胎記上,為這份不可抹滅的印記默哀。下巴抬高45度向上,像是電影裡的一具活屍,將早已絕望的眼神放空,心放寬,踏步向前。用一種仰望末日的浪漫在台北街頭漫遊,暮氣沉沉地看著棟棟建築的裙底風光。

活屍視野的視界末日。

▲ 城市乳牙
▲ 末日風景
▲ 之行梯
▲ 外星攻擊逃難室
▲ 末日天梯
▲ 別跟我來末日浪漫這套雜貨店


帶路者簡介
屋之顏。兩個小電影人(李頭髮&簡指甲)的環島蒐集房子照片還有房子故事的計畫,現在更是一個影像交流平台。
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屋之顏/322267612213

────
本文為邀稿文章 (為獎勵一般大眾,邀稿文章將不列入評選計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