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踏足寶島之前,我對這美麗的小島印象模糊。那年暑假在台大過的十多天,可謂是跟台灣的定情之旅,自此我每年都會來往兩地多次,是在這裡尋找空間放輕鬆又好,或在這裡吸收創作養份都好,這裡轉角都有驚喜,特別是大家對社區的參與和投入,每每令人羨慕。

來去復返,始終都離不開公館和臺電大樓一帶。因著本科讀社會學,特別鐘愛唐山書店,及女性主義書店女書店;走遠一點到臺電大樓,同志書店及用品店晶晶也是不可不訪,舊香居也是每次淘寶的必到之處。有時我從公館走到臺電大樓,有時則從相反方向前進,經過兩地的夜市,吃割包、喝青蛙奶,或走到特色咖啡廳坐坐,又是一個下午。

我特別鍾愛溫州街野餐咖啡,曾在那裡消磨論文時光。靠街的位置在香港不好找,香港的咖啡廳時常太人多,地方糟糟的令人難以放鬆心情,而且較好的店一般也較貴,要時常進去可要荷包滿滿才行。

另一我喜歡這區的原因是因為live house,女巫店、海邊的卡夫卡、河岸留言常常有好節目,小白兔唱片也時常有很棒的獨立音樂推介,每次過去都棒一堆唱片回家。

這樣的小小的商圈,文藝創意小店集中,步行跟騎自行車同樣合適。也因為不像香港般到處都是一式一樣的大商場,每次過去都有新驚喜,難怪會令人想再度往返。街區的設計,小巷弄予人尋寶感覺,通道四通八達,亦是讓人喜歡這小區的原因。

▲ 海邊的卡夫卡,2009年
▲ 河岸留言,2009年
▲ 女巫店,2015年
▲ 台大,2015年
▲ 好書店,2015年
▲ 野餐咖啡,201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