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家前輩張才在1947年留下了台灣的經典作品「永遠的歸宿」,那是一幅穿過墓地、仰望天空的黑白照片,攝於台南安平。從南港研究院三段逐步爬升到崇德街間的六張犁,正是這樣的地方,那也是先人們的家。

▲ 過了中華科技大學,研究院路三段開始往上爬升,沿途房舍越來越少,剩下與之平行的四分溪,和連綿的山壁。在286巷有一座小橋,橋對面是我以前小學班上住最遠的同學的家,每天要花走半小時的路上學。他家附近的岩壁很壯觀,上半部有那麼一點范寬「谿山行旅圖」的味道。
▲ 再往前一點,溪床較寬,是小時候暑假父親帶我來戲水的地方。如今他安眠在這段路程起頭處的軍人公墓裡。
▲ 研究院路四段萬福宮附近一處廢棄建物(小廟?)裡,立著一顆爬滿植被、生機盎然的靈石。
▲ 研究院路四段和崇德街相接處是一視野開闊的置高點,可遠眺木柵。
▲ 墓園管理者的家,衣服就晾在路對面的柱子上,一切像家人那樣自然。
▲ 沿路的小廟,一旁還有間鞋盒大小的小小廟。附近有一條下坡的糶米古道。
▲ 戰功彪炳,且肩負撫平228傷痕的白崇禧將軍之墓,周邊同時也是回教徒墓區。
▲ 台灣民主先驅,蔣渭水先生的衣冠塚。這已經很接近崇德街另一處的出口了。本省人'外省人,無論從哪來,永遠的歸宿,都是大自然的土地裡。
▲ 崇德街和研究院路非常不同,其聚落和墓區非常近,幾乎散步就可以走到,傍晚時分,也真的有居民踱步上山一小段再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