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的大稻埕區是近年來國內外遊客的知名旅遊景點,從北門這樣的傳統城市門戶意象一直延伸到現代化的臺北橋頭,沿路的街區透過歷史風貌特定專用區細部計畫的都市規劃,成為具有城市代表性建築的重要保護區,許多知名的文史資產更是隨著都市再生相關議題成為當代的造訪熱點。
早些年我也喜歡到由歷史風華與新創產業交織的歷史街區感受鮮明的熱鬧氣氛,彷彿自己也能跨越時代感受當時的繁華,直到有次偶然間翻閱一本介紹臺北街道的專書,內容記載了所有臺北街道的發展脈絡與重大事件,書本的內容擴增了我對臺北街道原本的想像,也使我著迷於探索不同街道,像尋寶一般觀察街道遺留下的都市紋理。
有次我無意間看到位在大稻埕區周邊的延平北路相關介紹,這裡昔日被日本人稱作「太平町」,當時這條路是從台北橋到城內的主要幹道,因此繁榮的程度不下臺北城內,而今日延平北路與南京西路的交界口也正是昔日的黑美人大酒家、大千百貨等娛樂場所聚集區,鄰近亦有十分特別的法主宮廟,對當時的人而言,這樣的街區稱為太平的意象應該還算到位吧?想像這樣的街廓搭配大稻埕的夕陽,大千百貨內溫暖的燈光緩緩亮起,黑美人大酒家當時似乎還是由一群俏麗女給所著名的珈啡館,館內客人與女給的笑聲與斜對角的法主公廟的鐘聲正形成一種特有的氛圍時,同時騎樓下卻傳來一陣騷動,隨後的一聲槍響,從此掩蓋過嶼島上絕大多數的聲音。
而這聲槍響正是我們在歷史課本曾經讀到,由大稻埕的一起查緝私菸引發警民衝突,最後演變成228事件的那發誤傷民眾的子彈所造成的,當時我看到書上以中性字眼描述這個路口為228事件的原爆地點時,心中對於歷史意義與城市紋理有了新的認知,從此不論是步行、騎車或是搭車經過這個路口時,我都會放慢腳步經過這個無比重要的現場,彷彿這個路口成為了整座島嶼的核心,從這個核心的四面八方延伸出無數條的路,每一條路上彷彿都有著難以辨識的腳印,這些人最後到了哪裡,我們甚至到現在都沒有肯定的答案。
而如今這個街口卻只有一個簡單的紀念碑,在人們漸漸習慣在步行中低頭使用手機的時代中,靜靜地佇立在街角上,似乎在等待著什麼一樣;也許該有一種歷史資產的存在意義不是僅僅作為某種商業空間模式的示範,而是讓我們即便從後設的觀點,也能有機會理解前人的思維與步伐,也讓我們在認知228為和平紀念日,這個街廓過去被稱為太平的同時,也能將這個路口對和平的隱藏期望與意象,透過各種方式繼續成為都市紋理的一部份。

在接近這個被定義為和平紀念日時,我本以為這會是一個被人遺忘的角落,但紀念碑下的燭光,應證了仍有人從不同的道路循著前人的步伐回到這個原點,讓哀愁的傍晚有了不同的氛圍,而一旁鮮花也透露了當年被滅絕的精神,現在正逐步透過文化的演替繼續在島嶼上繁衍。

▲ 法主公廟現在仍是街區中鮮明的標的物
▲ 昔日的黑美人大酒家現今仍保存於大稻埕區
▲ 天馬茶坊的原址
▲ 有些事即便過了很久,仍然有人會回到原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