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機場的大小事,我想這個地方不該被忽視,
所以開始著手記錄這裡的點點滴滴。

日治時期日軍開始徵收作為機場,這裡開始稱「南機場」。
南機場並不是個正式機場,據文獻僅是一片荒地作臨時疏散的小機場,
平日為日本陸軍的練兵場,所以又稱「陸軍埔」。

現在的南機場一、二期整建住宅原本是這一大片軍眷村、違建區間的空心菜園與垃圾堆置地,
市府於民國52年興建11棟五層樓「加強磚造連棟住宅」的一期整建住宅,
即現在的「南機場公寓」,又稱忠勤社區。
民國56年台北市奉行「住者有其屋」政策,興建一座「加強磚造五樓環形住宅」,
又稱忠恕社區。

國民政府播遷來台後,國宅成了老兵的第二個家,
有好多好多的國宅,好多的加蓋,好多的阿魯米鐵窗。
說這裡是台北密度最高的住宅區也不為過,
尤其是穿梭在南機場二期忠恕社區裡,仿佛置身在重慶森林更像九龍城寨。

我喜歡的是這亂中有序的外推,雖不美觀但自成一格,
這就是南機場迷人的地方吧。

▲ 一期公寓最大的特色是運用顏色鮮明的鋼筋混凝土佐清水紅磚作結構,並以旋轉樓梯作棟與棟的連結,方正對稱。
▲ 旋轉樓梯、紅磚是南機場公寓的象徵。
▲ 如果樓梯是圍棋盤上的點,防火巷就是圍棋盤上的線,可以看到盡頭。
▲ 有趣的違建外推,不論是建築外觀或是防火巷,每戶樓、窗或多或少或穿透或封閉以有機的型式長出“各具特色的量體“。
▲ 違建及走廊樓梯間的雜物堆置,有機的量體儼然成了這裡主要的表情之一。
▲ 空間的侷促迫使每一戶人家在原先的違建上繼續增蓋違建,相互依偎,可以深深地感受人們對空間的渴望。
▲ 不同於一期以旋轉樓梯為主動線的開放性,龐大建築量體,封閉、內向的建築形式,像極了福建的土樓。
▲ 連通的陽台走廊,常會看見眷村巷弄裡的生活情境,婆婆媽媽們聊著今早的菜價,洗衣、晾衣並看顧著小孩,小孩們來回奔跑著追逐嬉戲,這樣的場景被技術性的從地面上一層一層的堆疊起來。
▲ 每層樓都以走廊連通每一戶,每個方位都有城門,環境幽閉而形式有機,有種自成一格城中城的感覺。
▲ 老舊的甘仔店,面對連鎖的便利商店仍屹立不搖。
其實Decor的不錯,井然有序。
▲ 沿著牆邊堆著雜物,竹竿衣架上稀稀落落的衣褲,結滿蜘蛛網的管線、電表,綁著鐵鍊大鎖的洗衣機,昏暗閃爍的光影,彷彿置身於電影場景之中。
▲ 褪色的手繪招牌,有別於現在的招牌,從字型比例到字行間距,依稀可以看出他的年紀。
▲ 大家都以為南機場最厲害的是夜市,那你就大錯特錯了!
▲ 早晨的南機場,從丘邱虱目魚吃到阿春涼麵、從崗山肉燥飯吃到汕頭乾麵,是老饕們的天堂(無誤)。
▲ 夜市當然更不用說了!
▲ 出了名的水餃街。
▲ 台北市少見的24HR水果店-看嘜水果店